一个七

就叫一个七

一年。
这一年过的比高中更累更忙,学生会留职,兼任不少,说出去好像很不错,到底有多累多忙只有自己知道,被别人觉得是个很厉害的人。
谈了恋爱,也失去了重要的人。
学习不好不坏终于还是挂科了。
肩负全部,是无法朝着明天前行的。
我最终还是太过贪心了,什么都想要。
但我还是要努力做到自己的最好啊,如果不继续努力,就太对不起一年前现在,雄心壮志满怀期待的自己了。
应该也有不少马上就上大学的人吧,如果你们看到这些废话,希望你们大学四年能不负自己现在的期待。

爱你无言 吻你万千

好累,好难受,好想吐。
想回家,想退学,想哭出来。

想躺在被窝里抱着妈妈哭一顿。
但是不想让妈妈担心。

喜欢的人不能回应我。
真希望我的感情能得到肯定。

好废,觉得自己是个废物吧。
我能不能成功呢。

想睡到错过一切,昏厥就好了,这样就能把最糟的时间浪费掉了。

眼皮好重

希望我们每一天都能过得高高兴兴没心没肺开开心心活着不累。
真真是最高的祝福了吧。

阿泰尔的手长得很好看。

细长,骨节突出,忽略贯穿了整个手掌的伤疤,偏深的肤色。

艾吉奥放在手里拿捏,阿泰尔坐在他的腿边,仰头看着他。

“其实,你的父母应当送你去学乐器的,而不是去拿枪。”

阿泰尔默不作声。

“你这本是拿拉小提琴的手啊。”

刀背紧紧抵在脖子上,阿泰尔甚至都没法做出吞咽的动作,刚刚饱受摧残的口腔和咽喉还在作痛。

艾吉奥撤了小刀,阿泰尔几乎是条件反射的扭头避开他的亲吻,艾吉奥的嘴唇悬在半空。

“如果我们不是以这样的方式认识就好了。”


谁又在爱情中不卑微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