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七

就叫一个七

【EA】触摸然后感受

题目:触摸然后感受


作者:Federico


配对:EzioxAltair


分级:NC-13


警告:怪盗X警察,隐蔽ofo。


雨夜。

阿泰尔抹了一把脸上的雨,眨眨眼就重新对准了望远镜。

就像所有俗套的上世纪推理小说,他从警这么久也是第一次遇到偷窃之前还戏剧性的发个什么“犯罪预告”。

他怀疑这个人大概是个十八岁小年轻看多了小说,想着自己用毫无科学依据的小技巧轻轻松松偷出几千万财产耍个帅成为一生谈资。

他都不知道为什么这种案子都非得叫他出来盯梢,只能怀疑是不是这是某个著名惯偷以为自己技巧炉火纯青终于能逗逗他们警察。

乱想归乱想,该好好做的他也没落下。

黑色的,宽大的塑胶雨衣,外面是稀里落下的雨滴,但是雨衣里是微微潮湿却暖和的,夏季的雨总是如此,突如其来又阴晴不定,忽大忽小一瞬间的事儿,闷闷热热的空气被压低在最底下。

阿泰尔看了眼手表。

凌晨两点三十二分。

他摸了摸腰侧没有一颗子弹的手枪,想着或许连带都不该带。

而就在此时,警铃大作。

博物馆楼顶的报警器陡然发出旋转的红光,阿泰尔哗的一声掀起雨披,站起来,拽了拽一旁的绳索确认牢固后,迅速的滑到了博物馆的楼顶。

他迅速查看了周围的情况,跑向大门,一闪身进到博物馆内部,顺着台阶缓慢向下走,手轻轻放在腰侧的枪上。

“顶层无异常,重复,顶层无异常。我正在向下行进。”

“好的,其他警员会从下向上走,包抄过去。”

“明白。”

压低声音报告后,阿泰尔踩上了博物馆内部软软的地毯,感谢这个小东西让他走路一点声音都没有。

直走,右转,第二个楼梯,他悄声下了楼,还是习惯性地把枪攥在了手里放在身体一侧。

一步、两步,稍微的侧身,视线越过黯淡的玻璃橱窗,就看见了唯一亮着的,空荡荡的展柜。

他暗骂一声,还等不及转身就被拉进了一间屋子。

男人的笑声,他的双手一瞬间被反剪到背后,不等他作反应,传呼器就被扔到了门外,他试图挣脱束缚却被勒紧了腹部,他试图向后踢去却被压在门上。

男性,和自己差不多一样高,绝对不是毛头小贼。

他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没带实弹。

被压住推搡的时候,他试图把枪拔出来,在警服的遮掩下,他扭过身子用手肘抵住对方的胸膛试图拉开距离,而对方居然任他推开,只是用一只手紧紧攥住他的手腕。

这种被戏弄的感觉让阿泰尔恼火不已,他快速抽出来枪抵在对方的胸口上。

“放手,否则我开枪。”

“你不会的。”

对方毫无担忧样子的俯身,任枪口移动到自己心脏部位。

然后就是一个吻。

阿泰尔一开始仅是诧异,一瞬间甚至不能理解对方做了什么,却因这么一惊,手一松,手枪立刻就被打掉。

然后他就反应过来了。

不属于自己的气味闯入口腔,男性的,侵略性的,近乎疯狂的一个吻。

他一定是疯了。

一只手扯着他的领结,一只手摁在他的手掌处,阿泰尔震惊了差不多三四秒便被攻城略地,而接下来的三四秒他曲腿直接踹在对方的肚子上。

这一脚可不轻,对方哼了一声却还是不死心的摁着他的手腕,闷闷的笑了两声,然后抬头看着他。

喘息,然后寂静,阿泰尔首先开了口。

“你果真是个疯子。”

“彼此彼此,阿泰尔警官有没有意愿和我上床?”

“没有。”

“没有也得有了吧。”

对方站起来看着他。

“还是我买的药劣质?”

阿泰尔一愣,然后马上想要站起来,却发现根本使不上力。

“喂……袭警可是大罪。”

“是吗?强奸警官也算袭警的一种吗?”

“你如果真敢做下去我发誓我绝对会杀了你。”

“我期待得很。”

对方蹲下来一只手摁着阿泰尔没了什么力气的手,一只手慢条斯理的解着领结。

“这件事情一开始你们就布置错了,对吧,你不应该过于信任你自己的能力,拿着个空枪想着吓唬我?震慑我?”

“唔……!”

“放轻松。”

对方站起来绕到阿泰尔身后重新蹲下,把他从地上抱起来放到怀里环着,一只手抱着他的腰一只手拽着他的领子,从上到下,一颗颗解开制服的扣子。

他们两个脸亲昵的贴在一起,当然也是对方单方面的“亲昵”,忽略阿泰尔一脸的不耐烦,他们两个看起来还是很想一对儿小情侣的。

“等你被投入监狱我绝对要好好整你。”

“哪方面?”

“所有方面。”

“是吗?对我来说每天看着你却不能做什么大概就是最严峻的惩罚了。”

“你真是让人无话可说。”

“感谢夸奖。”

对方腾出来了一只手轻轻扣住阿泰尔的下巴,真像感谢一样亲了亲他。

“所以呢?你接下来想干什么?上我?”

“不会的。我不会做到最后——这次不会。”

“你以为还有下次?”

“不是我以为,是肯定会有。”

对方低下头咬了咬阿泰尔的脖子,手上的劲用的更大。

外面突然传来了慌乱的而刻意压低的人声。

“喂……看这个!”

“阿泰尔的传呼机?!”

“该死!”

对方手下一停,阿泰尔嗤笑一声懒散开口。

“不掩住我嘴?不怕我大声叫人过来?”

“你才不会的,因为你才不会让人看见你现在这个样子——衣冠不整脸红红的躺在一个男人怀里被上下其手?”

对方又亲了亲阿泰尔的脸颊,把一个硬硬的东西塞进他手里。

阿泰尔抽手拿出来一看,正是那个失窃的红宝石。

“你把这个给我是想栽赃我?”

“报酬。”

“那你的预告不就失败了?取走今晚最珍贵的宝物?”

“我已经做到了啊?”

对方貌似讶异的啊了一声,还是不死心的亲亲他的嘴角。

“你才是今晚最珍贵的宝物。”

“喂……你!”

“好啦,艾吉奥,记住这个名字,下回见面要这么叫我啊,阿泰尔警官。”

这个自称艾吉奥的人起身,往窗户下一跳,随即消失在夜空里。

阿泰尔此时用力敲门。

当队友看见他的时候,他正半趴在地上,衣衫虽然整理过却的确还皱皱巴巴。

“队长你……”

“我没事。”

阿泰尔从身后掏出那块红宝石。

“我拿回来了,别的别问,扶我出去。”

“哇队长!!你超厉害!!”

卡达尔一蹦一跳的扑过来,摇着阿泰尔的肩膀把他扛起来,就差没眼里冒光了。

马利克揣手站在一边,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阿泰尔挺狼狈的样子哼了一声“新手”还是老老实实走过去把他扛起来。

“喂,下去帮我……”

阿泰尔话说一半突然没声。

“干嘛?”

“没事。”

毕竟不会有人用真名,查了大概也没用。

阿泰尔抿抿嘴,一步一步挪下了楼。

-

下次,我一定要抓住你,艾吉奥先生。


评论(16)

热度(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