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七

就叫一个七

【EA】斯德哥尔摩(8)

题目:斯德哥尔摩

作者:Federico

配对:EzioxAltair

分级:NC-17

警告:TOO大佬!TOO大佬!的艾吉奥和TOO卧底!TOO卧底!的阿泰尔!

    —唯有逃跑方能带你走出辉煌。

【EA】斯德哥尔摩(1)

【EA】斯德哥尔摩(2)

【EA】斯德哥尔摩(3)

【EA】斯德哥尔摩(4)

【EA】斯德哥尔摩(5)

【EA】斯德哥尔摩(6)

【EA】斯德哥尔摩(7)


-

又熬到了天亮,凌晨的时候阿泰尔把资料摞好了放一边就撑不住趴办公桌上睡着了。

艾吉奥难得早起了一回,轻手轻脚的推开房门走到阿泰尔身边。

地毯掩盖了他走路的一切声音。

他站在阿泰尔身旁看着他,叹口气,把他从椅子上抱起来,阿泰尔只是稍微皱了皱眉,咕哝了一声就重新恢复平静,往艾吉奥怀里稍微靠了靠就在没了动作。

艾吉奥用脚踢开了门把他抱到了楼上去,在自己的床铺上放下他。

放下他,盖上被子,弯腰抹掉他额前的碎发,站在一旁看看他就扭身下楼。

阿泰尔醒来的时候,熟悉的腰酸背痛感并没有袭来,他睡意朦胧的伸个懒腰,随意四处看看,突然发现周围环境大不同,立刻惊醒。

他掀开被子翻身下床,推门出去就看见艾吉奥在楼下的厨房里忙活。

他慢慢走下楼。

“艾吉奥?你干什么呢?”

“哦?阿泰尔,你起来了?”

艾吉奥向他举了一下铲子,笑着叫他过来。

“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我在做午饭,你才睡了六个小时左右,一会儿再睡会儿吧。”

“你做午饭?你还会做饭啊?”

“我自认为厨艺不错。”

阿泰尔不再说什么,坐到餐桌上等着吃饭,两个人谁也没说话,只有播放的音乐来回旋绕。


вот и я солгу сейчас

我现在就在说谎

а потом ты уйдешь

然后你走了

ты уйдешь, а я останусь

你走了,留下我一个人

станет странное сердце

心开始慌乱

бестолковая усталость

疲惫也无处排解


阿泰尔听了一会儿,侧着头问他。

“俄语?”

“对。”

“你喜欢俄语歌?”

“喜欢这首歌。”

艾吉奥端着两碗汤过来,放在阿泰尔面前。

“我应该放意大利语歌的,毕竟我给你做的意大利风情的饭。”

“都好。”

阿泰尔喝了一口汤。

“你手艺真的很不错。”

“如果放的意大利歌或许会更好。”

“你怎么这么执着?”

“因为很别扭。”

艾吉奥看着阿泰尔。

“正如我一个意大利人却在美国扎根一样别扭。”

“那你想回去吗?”

“我会回去的,但不是现在。”

“恩。”

阿泰尔一口口喝汤,艾吉奥也不再多说什么。


целуй меня, целуй меня, целуй меня

亲吻我,亲吻我,亲吻我

целуй меня, пока лучи не целятся в нас

在阳光洒进来之前,吻我

пока еще мы что-то чувствуем

当我们对彼此还有感觉

пока мы еще здесь

当我们都还在这世上

целуй меня

吻我


汤喝完之后艾吉奥又起身去端了肉盘。

“烧牛柳。”

“你还真的会做菜。”

艾吉奥放下盘子之后什么也没说,看着阿泰尔吃下的一口。

“味道怎么样?”

“好吃。”

“喜欢吃肉?”

“喜欢。”

“你喜欢就好。”

艾吉奥不知道为什么吃得少,话也没多少,阿泰尔看他盘里明显少了不少的牛柳,问他。

“你吃这么少?”

“我在明天有大事情的时候一般吃的都不多。”

“看来CPH4对你来说非常重要?”

艾吉奥没说话,阿泰尔看看他,刚要自讨没趣的继续吃饭的时候,艾吉奥开口道。

“是,也不是这件事。”

“哪还有什么事。”

“这就是个秘密了。”

阿泰尔撇撇嘴,吃下了最后一口。


твои руки теплы

你的手掌温热

значит выстрел будет метким

这意味着你的枪法很准

будут четкие круги на воде

水面上将形成一个个烟圈

и тонкой веткой я останусь смотреть,

我像树枝那样,仔细观察着

как они летят стремительно вниз

看这些烟圈怎样极速地消失


“你要吃甜点吗?”

“我一向不喜欢吃甜的,但如果是你做的我就吃一些。”

艾吉奥在厨房切蛋糕的时候扭头问阿泰尔,听他这回答还算满意的笑笑,切了一小块放在盘子里端过来。

“提拉米苏。”

“我还真的不知道你会做这么多。”

“如果你喜欢吃的话我下回会做的更多的。”

“荣幸至极。”

阿泰尔用小勺子切下一块吃了一口。

“好吃吗?”

“非常好吃。”

阿泰尔看见撑着胳膊看着他的艾吉奥。

“但是你不吃吗。”

“不吃了。”

他站起身来倒了两杯红酒回来。

“饭后酒,我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喝红酒。”

“你的品位姿势不错,你喜欢的东西很难不喜欢。”

“我有夸过你很会说话吗?”

“还没有。”

阿泰尔把空了的盘子推到一边,结果红酒抿了一口。

“阿泰尔。”

艾吉奥向他举举杯。

“但愿我们明日行动成功。”

阿泰尔表面没有一点波动,心里已经翻江倒海。

“定会成功,感谢招待。”

杯子碰在一起叮的一声,艾吉奥看着阿泰尔慢慢的喝下了一杯,自己也就一饮而尽,他走到阿泰尔的身边,弯下腰去吻他。

阿泰尔抱住了他的肩膀。

“如果你不怕危险的话,今晚来我房间睡?”

阿泰尔低下头,抿抿嘴又松开。

“明天就行动了。”

“我什么也不会做。”

“但愿。”

阿泰尔站起来主动地环着艾吉奥,亲吻他。

两个人上了楼,但今夜居然真的什么也没做。

阿泰尔把艾吉奥的红发绳摘下来放在床头柜上,艾吉奥就环着他躺床上安安稳稳的睡下了。

但是阿泰尔无法入眠。

他已经把所有的信息都给了总部,明日绝对是决战之日,艾吉奥没有部署任何防御措施,除了搬运人员以外一个人也没有另外任职,为了避免风头绝大部分还是让没什么战斗力的女人来小部分携带着分送,即使是埋伏的最终地,自己也没有拿到有关配发枪械的报告,如果警方出动,一定是大获全胜,自己也能功成身退远离……这个地方。

远离艾吉奥,完成自己人生中重要的任务。

可是虽然非常不愿意承认和发现,但是他……

“阿泰尔,怎么还不睡?明天可是会很累的。”

艾吉奥困意朦胧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你难道怕黑吗,那我再把你抱紧一点好了。”

艾吉奥一只手抱着阿泰尔的腰,另一只垫在他脖子下的胳膊曲起来放在他的肩膀上,阿泰尔向后躺了躺。

“现在好了吗。”

“好多了,谢谢你。”

楼下的播放的音乐似乎忘了停下,断断续续模模糊糊从楼下传来。

阿泰尔无心顾及,闭上眼没一会儿就平稳的睡着了。

艾吉奥睁开眼,清清楚楚,一点看不出来混沌的睡意,他看着阿泰尔安然入睡的侧脸,嘴角挂起了一个微笑。


ты выдыхаешь : у нас есть час

你说:我们有一个钟头的时间

час

一个钟头

всего час

就一个钟头

и мы кладем на ковер оружие

然后我们就把各自的武器放在地毯上



评论(31)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