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七

就叫一个七

【EA】我虽不爱卿/I do not love Thee(1)

题目:我虽不爱卿/I do not love Thee

作者:Federico

分级:PG-13

警告:普通文字为艾吉奥,有下划线为阿泰尔

简介:我虽不爱卿,卿常在我心。

备注:开头的诗都是摘自诺顿夫人的I do not love Thee,翻译不是我这个英语废翻译的,不是我翻译的!是我英语抒情诗上的翻译!不!是!我!翻译!的!

二呆比挨揍小!比挨揍小!比挨揍小!小七岁所以这个就是大叔诱拐青少年啊!

BGM:Friends Make Garbage (Good Friends Take It Out)

一定要听!不看我的文也要听听这首歌嗷嗷嗷!


第二篇点这儿!



(此篇全年龄,全文清水粘牙糖)


-

I do not love thee!—no! I do not love thee!

And yet when thou art absent I am sad


我虽不爱卿,不见心不欢。


【Ezio.】


我第三次被雷声吵得心烦意乱,天边的雷声滚滚,闪电炸亮了浓厚的乌云,外面的大雨没有任何停止的迹象。


这场七天前——恰好是阿泰尔离开的那天——就悄然降临的雨,从朦朦胧胧到如今的倾盆而下,毫无忌惮的冲刷着佛罗伦萨,发誓要洗净世间一切污秽一样浩荡而来。


而阿泰尔。


我坐在椅子上,心里被担心的情绪堵的紧紧的。


而阿泰尔,七天前我踩着泥泞的泥巴送他上了马车,他显然并不喜欢像个姑娘一样和几个人一起被塞进狭窄的马车里,撇着嘴要求我换匹骏马供他使用,我笑笑,并没有回应他的要求。


“你会耽搁我的任务的。”


“但这次你并不着急,我的刺客和你在一起也可以成为你的助手。”


“可是你知道我并不需要——好吧。”


他叹口气,为我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滴。


“戴上你的兜帽,开始下雨了。”


“我会的。”


而如今他到哪了呢?


佛罗伦萨以往钴蓝色的夜空如今被雷声扰的动荡不安,同时乱成一团的还有我的心。


照理来说,阿泰尔应该在三天前就回来,或者更早一些,他总是如此,一般七天的任务他往往三四天就完成。


我想到他,凝视着窗外的夜幕,不由得微笑起来。


阿泰尔·伊本·拉阿哈德,一个天生身上流着刺客血液的男人,他的袖箭有着被天使吻过幸运——或者说是技巧,他的戒指掀动袖箭弹出,几秒内就决定了一个生命的消逝。每当他与我一起站在瞭望塔上,轻抬着下巴,鹰嘴的帽檐在他的鼻梁上留下一道尖锐的阴影,嘴角向上微微抿起,我知道他用着他那双金色眼睛俯视着众生。


我允许自己在结束一天的劳累之后放空自己,去思念别人,去想想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


尤其是有关阿泰尔。


和他在马西亚夫的那些日子里,唯一让他真正仰视的就只有头上苍穹了,他常常和我一起在刺客城堡旁的瞭望塔上聊天,发呆,坐在一起或者躺在一起,我们两个白色的衣服因此而脏兮兮的但是,有什么关系呢?我们两个一点都不会在意这些无关紧要的尘土。


波光粼粼的河流自我们旁边的峡谷中流过,每一块水纹的褶皱都轻盈的反射着发亮的光斑,流过两边陡峭悬崖的时候会有水浪的拍击声传到我们耳中。


“佛罗伦萨什么样子?”


有一天我们两个完成任务躺在瞭望塔发呆,阿泰尔常常隐藏在兜帽阴影下的双眼被阳光斜射的照着,估计是被照的有点难受,他合上眼,我看着他被阳光柔化了的侧脸,有一搭没一搭的想着。


就在这时他懒洋洋的发问了,同时扭头看着我。


他的眼睛里氤氲着透亮的阳光,流转着全都是能让我窒息的光彩。


这么一刻,我知道他是爱我的,就如同我爱着他一样。


于是理所应当的,我吻了他。


带着一点仿佛是惶恐的情感,好像是第一次和别人接吻一样的感觉,我毫不犹豫的吻了他,我能通过皮肤感受到他嘴角的弯曲,他在笑,我想我也是,我缓慢的正过身子,结束了这个吻。


我趴在他身上,双肘着地将自己撑在他身上,头发有点散乱,有几撮还落到了他的脸上。


“会是你喜欢的样子。”


“那可真好——你会回去吗?”


“我会的,会带着你回去。”


我重新躺在地上,马西亚夫的阳光照的我浑身泛着股暖洋洋的气息。


“你怎么确定我会和你回去呢?”


我还在回忆着刚才那个吻,阿泰尔一瞬间的迟疑和随之而来的甜蜜的回应。


我没回答他,原因,我们两个都心知肚明。


窗外传来一阵急促的拍打声打断了我的回忆,我拉开窗帘,毫不意外的看见了回忆中的人。


大厅里吵闹起来,我知道我的刺客们毫发无损,这个人也是。


我打开窗户,在刺客们挤挤攘攘的闯进来之前将湿漉漉的阿泰尔拥入怀中,并一只手抓过窗帘将我们两个卷入掩护中,给他深切一吻。



【Altair.】

我掐着时间回的佛罗伦萨。


我知道此程的危险性让处在佛罗伦萨的大导师担心不已,一路上因为马车的不便和雨后泥泞的小径又耽搁了不少时间,等到平常我都打算收拾回去的时候才刚刚到达目的地。


艾吉奥手下的刺客个个训练有素,不用我吩咐他们早已自动在不同地点下了马车,只有我一人拖着过于庞大的行李箱进了旅店。


目标并不难找,只不过身边的杂兵多到让我心烦的地步,在他尚还自我安慰的大嚷着什么“这座宫殿连只苍蝇都飞不进来”的时候,我已经从房顶一跃而下把袖箭送到了他的脊椎里,旁边的人匆匆忙忙的抽剑迎敌,我收起袖剑,摸上了腰间的剑。


但我还是低估了我的刺客们,在房顶的他们迅速搭弓射箭,不等我抽出剑,那些杂兵便纷纷倒在了我脚边。


我放松紧绷着的神经,跨过尸体,摸出目标身上的密函,向四周的刺客们打了个手势。


明天将启程回到佛罗伦萨,在此之前,我将享受一番独属于我的时间。




在马西亚夫的时候,我就已经清楚明了我与艾吉奥之间的关系,这么说来让人有点不好意思。


但我知道他是爱我的,就像是我爱他一样。


不同于手足之情的情感,我得承认,我自己发现的时候都吓了一跳,我知道自己总是过于关注着艾吉奥,他的面貌,他的话语,他的笑容,他在训练场上挥剑的动作,他的一举一动。然而这些我一开始归结于对于出色刺客的细致关注。


直到我发现艾吉奥看向我的目光是多么充满了渴求——他渴求我有着和他一样的情感。


他邀请我和他一起去参加个什么任务,我明知此行将会对我们两个的关系有什么本质上的改变,但我还是带着某种期待的感情同意了。


我到底期待些什么?我不知道。我只是本着内心而行罢了。


不得不说他选的这个任务实在是不怎么样,我们两个都深知对方并无什么好好完成任务的决心,不妨做个消遣一般的任务去远方,但是这个任务出乎意料的……呃,富有挑战性,当艾吉奥和我身上沾着血(有目标的有敌兵的还有点自己的)跑到藏身处,等到安全之后看着对方哈哈大笑。


自己当时怎么说的来着?


“我得说你选的可真不是个谈情说爱的好任务。”


艾吉奥也笑的起不来身,桥墩底下阳光都照不进来,但是一旁的河水尽职尽责的反射阳光照到艾吉奥的脸上,


他的脸上居然也有了点水纹样的波光。


“等等……你说,谈情说爱?”


“是啊。”


我站起来看着有点惊讶的艾吉奥。


“你觉得我看不出来你那点小心思吗?”


一向以风流而闻名,甚至我都知晓些许他的倜傥韵事的艾吉奥·奥迪托雷,此刻却在我面前微微有点窘迫,我不禁发笑。


“不……我并没有……但是我没有……天啊我不知道怎么说……但是……”


“但是我接受你的爱。”


艾吉奥又愣了一下。


“毫无排斥,略带惊喜。”


我至今记得艾吉奥当时犹豫着不知道下一步如何行动的样子,估计他这么大都没有为情这么难堪过,我本来想吻他的,但是还是改成了一个稍带亲热的拥抱。


马车前的嘶鸣声打断了我的思绪,惯性促使我向前扑去,我扭身询问马夫怎么回事。


“外面雨下得太大了,根本没法走!”


“是吗?”


略略思索一下之后,我把一小袋钱币放到马夫的手里。


“一路上辛苦了,请自己回到‘地方’歇息吧。”


“为你们服务是我的荣幸。”


我翻身下车,一瞬间就被淋得湿透,几个年轻气盛的刺客在我身边大声吵闹。


雨倾盆而下,雷声隆隆在天边滚动,一道又一道的闪电照亮天空,闪彻天地。


一瞬间我想起了瞭望塔上艾吉奥小心翼翼的吻,微笑不经意间挂在了我的嘴边。


我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向属于我的地方跑去。


心脏在胸腔里剧烈的跳动,房檐又湿又滑,我身后混着刺客们的嬉闹声和雨声响成一片。


我跃进高墙里,没几步就到了艾吉奥的窗前,正好看见他一脸出神的看着窗外,面带微笑想着什么.


我知道他在想什么。


于是我剧烈的拍打着他的窗户。


评论(7)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