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七

就叫一个七

【EA】我虽不爱卿/I do not love Thee(3)

题目:我虽不爱卿/I do not love Thee

作者:Federico

分级:PG-13

警告:普通文字为艾吉奥,有下划线为阿泰尔

简介:我虽不爱卿,卿常在我心。

备注:开头的诗都是摘自诺顿夫人的I do not love Thee,翻译不是我这个英语废翻译的,不是我翻译的!是我英语抒情诗上的翻译!不!是!我!翻译!的!二呆比挨揍小!比挨揍小!比挨揍小!小七岁所以这个就是大叔诱拐青少年啊!


BGM:Take Me To Church


篇点这里

第二篇点这里

(极短过渡段)

-

I do not love thee!—yet, when thou art gone,

I hate the sound (though those who speak be dear)


我虽不爱卿,喜听卿笑语。*



【Ezio.】

“你要走了吗?”

我手里端着一杯咖啡——盗贼公会总能得到些好东西——靠在窗台上看着埋头于文书的阿泰尔,听我此言他愣了一下,手下的笔也停下了,漂亮的连笔字断了个空隙,他花了一秒的时间补上这个单词,抬头看着我,面色平静。

“谁和你说的。”

“我猜的。”

其实我根本就不用猜,阿泰尔最近越来越“忙于公事”,每天一副“我真的太忙了你等等再找我”的疏远样,我看了就着急,还用猜吗?在离去之前想和我关系疏远点,好到时候不至于太过伤心,这一招可真是幼稚,幼稚但的确是行之有效。

现在又是个温软的午后,夹着热意的风灌进来,窗帘被掀起,我把咖啡放在桌子上,我知道自己必须和阿泰尔好好谈谈。

“我不走——起码现在不会。”

“什么时候的船票?”

我搬凳子过来在他面前坐下。

“我都说了我不走。”

这是我想要的答案——纯属废话,我知道他必须离开,但是我怎么可能愿意。

“别骗我了,什么时候的船票。”

阿泰尔低下头,我知道我说对了,即将离去的爱人使我心神不宁,我看着他疲惫的揉着太阳穴,把羽毛笔扔到一边。

“半个月之后。”

我扭头看着窗外。

阿泰尔有点局促的看着我。

“艾吉奥,我必须……”

“你不必,你不需要说。”

他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能说些什么,叹了口气有点不知所措的转了转头,抿了下嘴烦躁的抓了抓头发,起身走出了屋外。

他怎么总是这么暴躁,一直这样下去可不利于他成为马西亚夫导师后的管理。

我得劝劝他,我得放手,我得离开他,我得离开他,我得离开他,上帝啊我必须让他离开我,离我越远越好,赶快回到马西亚夫去锻炼自己,去忘记我,去做他命中注定的事,去成为导师,和我在众人目光下友好会晤,握手,微笑,可能拥抱,但再也不能接吻,不能放肆的压着他的头让他坐在我腿上笑着看着我,不能拉着他的手塞给他所有佛罗伦萨的有趣小东西。

不能,不能,再也不能。

一阵眩晕感几乎让我站立不稳。

不能,不能,再也不能。

我深知我不能把他禁锢在身边,让他以部下身份埋没自己,雄鹰总有一天要翱翔于天地。

不能,不能,再也不能。

我永远都做不到伤害他的事。

我坐在靠椅上待了一会儿,靠椅上还有阿泰尔快褪去的体温,我怔怔的看着天花板,满脑子都是阿泰尔,他和我的第一次见面,第一次握手,第一次交谈,第一次拥抱,第一次接吻,第一次手拉手上船驶来佛罗伦萨。他的笑,他的声音,他的动作,他和我接吻后有点不好意思的笑脸,他在船上喝醉后酡红色的大笑,坐在我身上自上而下看着我时候的,有点得意的笑容。

我舍不得。

但我必须放手。

但我知道我必须放手。



【Altair.】

我接过船票狠狠揣在兜里的时候,心里几乎也沉了一下。

我知道离别之日迟早到来,但是我没想到尽可能后延后延再后延之后,还是让我如此,猝不及防。

正如我深知我有多爱他一般,我知道我有多不舍得离开他,也知道我多必须离开他。

所以当艾吉奥在我面前,难得展露出那么副脆弱而难以启齿什么话的样子的时候,我并不怎么意外。

“你要走了吗?”

是的,我要走了。

我本想这么说的,本想,但是一种奇怪的感觉让我甚至都不能从文书里抬头看着艾吉奥,我的话在喉咙绕了几圈,还是变成了。

“谁和你说的。”

我很努力的试图装出一副自然的样子,手下的笔连停都没停,把自己埋进文书,就像是我前几天做的那样,通过实际行动告诉他“我真的很忙你先不要找我”,但是他一点转身离开的意思都没有,靠在阳台上看着我,看着我,然后缓缓开口。

“什么时候的船票。”

这连个疑问句都算不上,我忍不住扔了笔看着他,我知道他在想什么。

“半个月后。”

说了这句话我看着低头沉默的艾吉奥,后悔的不行,但是说出的话是收不回来的,我想着再说点什么挽救一下,但他摇摇头。

“不必了。”

的确不必,在事实面前,说得再多不过是在我们两个的心里再压上累累伤痕,让分离时刻更显得儿女情长,让人难堪,难以割舍。

一种无明业火从我的心头迅速窜起,我粗暴的拉了一下自己的头发,起身推开凳子,跑出屋子,艾吉奥在我身后看着我,但没有任何动作。

空气在温暖的阳光照耀下都几乎柔软的凝固在我的身边,本是一场美景,在我感觉,却成了牢牢压在我心上的烦闷,一旁的人向我友好的打了打招呼,但是我根本没心去理他们。

冲出庭院,我朝着最近的瞭望塔跑去。

瞭望塔上的空气显得稀薄多了,真奇怪,离太阳越近反而会越冷。

我恶狠狠地大口呼吸两口空气,却发现根本没法驱散一点我内心的烦躁。

艾吉奥的一切,我们的一切缠绕在我的脑海,我跑向边缘地带,张开双臂跃下高楼。

风刮过我的身体,在耳边留下撕裂的残响,我快速下坠。



*这句全句是:I hate the sound (though those who speak be dear)

Which breaks the lingering echo of the tone

Thy voice of music leaves upon my ear.

大意就是我讨厌他人的声音扰乱了你的声音,直译前两句就成了“我虽不爱卿,心厌他人声。”挺奇怪我就驴唇不对马嘴的接上了一句。

重复一遍这个不是我翻译的是我书上的翻译!不是我翻译的!



开年第一刀,我讨厌写过渡段嗷嗷嗷!下一章上红烧肉,决定不是PG13了,过年开心点!(虽然我个人觉得春节才是一年第一天……?)

评论(2)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