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七

就叫一个七

【EA】真相之后/After the truth(4)

题目:真相之后/After the truth


作者:Federico


分级:PG-13


配对:EizoxAltair(不逆)


警告:大量自设的ABO世界观,但是没有大肉,没有,真的没有,只有漫无边际的擦边球。

      拒绝人妻or傲娇A

      本来是想写长篇的,但是坑太多生生压成了中篇,说不定吧(沉思)


简介:“你想拐骗我?”艾吉奥皱着眉看着蹲在他面前的阿泰尔,几乎是恍然大悟的说道。

“是的,但是我现在不想了。”



在这之后,阿泰尔不得不承认艾吉奥的确是不错的……工作者,姑且这么说,工作者,身材长相和(改变的)信息素都可称之为顶尖,阿泰尔也不是故意打击他人的家伙,当艾吉奥靠在他身上数着钱的时候顺口问一句我怎么样,他就爽快的夸奖一句。


“那肯和我回去了吗?”


“没可能。”


马利克扔个他俩一人一罐饮料。


这种打打闹闹的生活说不上舒心,毕竟艾吉奥强行住在阿泰尔家里和他没完没了的近乎于骚扰式的示爱让阿泰尔一开始烦躁的不行,但是习惯后发现一句“没可能”能塞住一切满溢的甜腻话之后,倒也过的凑凑合合。


忽略这个职业带来的不安定性,阿泰尔的生活绝对算得上平平稳稳,吃喝不愁。


但是或许他天定的命运就是绕不过他,或许是擅自饮用Beta信息素伪装剂的时间过长,阿泰尔的发情期让他措手不及的提前了。


这可真的是意料之外,也不在他的情理之中,焦急而燥热的感觉突如其来的袭击,让他正迷迷糊糊打算入睡的时候触电一样的惊醒。浑身无法抑制的颤抖,大量散发的诱人信息素让阿泰尔几乎自我厌恶起来,就在他哆哆嗦嗦翻找床头柜的抑制剂的时候,他听到外面玻璃器皿被打翻的声音。


完了完了,外面可是还有个虎视眈眈的Alpha守着呢。


“该死,怎么只有Beta信息素的胶囊?!”


心里一慌,手指抖动更厉害,在他抓住那个圆滚滚的抑制剂的时候艾吉奥也闯进了屋子。


阿泰尔觉得自己这辈子还没这么慌张过,艾吉奥看着自己的样子糟糕的不行,他就站在门口喘着粗气,这么直直的看着自己,就跟快饿死的人看见块又甜又软的面包一样渴望着,天性作祟,他甚至都想对着这个一点自觉都没有大量散发着自己信息素的Alpha张开腿,光是闻到信息素交杂的甜蜜气味再抑制住自己朝艾吉奥伸手的欲望就让阿泰尔精疲力竭,根本就无暇顾及艾吉奥。


“只是你先……出去行不行?我马上就好……再给你解释……解释我……”


“我反悔了。”


艾吉奥看着滚到地上手里攥着抑制剂的阿泰尔,就跟老鹰看见野兔一样,带着些许戏谑意味的走到他面前蹲下,伸手把阿泰尔的脸捧住,他手上带着夜色的冰凉的确让阿泰尔感觉舒服了些。


艾吉奥欺身上去,手撑在阿泰尔身后那个老旧的床头柜上,一个带着凉意和十足热情的吻就这么猝不及防的压了过来,



“我现在就要你……现在……我已经等不及回去了……”


“滚!”


阿泰尔嘴上是这么说,但是他蠢蠢欲动的天性让他在艾吉奥碰到自己的那一刻几乎兴奋的啜泣,凭着最后一点少的可怜的理智他使劲打了艾吉奥一拳,但是艾吉奥只是抓住他的手在上面喘息着烙下一吻。


“让我上你。”


算了算了就这样吧,当阿泰尔迷迷糊糊的就被艾吉奥从头某到尾,从嘴唇开始啃咬他的下巴,肩膀,当艾吉奥舔舐着他的脖子的时候他几乎颤抖的都坐不住,刚穿上的白衬衣彻底被扯开,艾吉奥根本没费什么劲儿就挤进他的双腿之间,他似乎现在唯一想做的并且付诸实践的就是把阿泰尔从头亲到尾,直到他浑身都是自己的气味,等到他终于啃咬了一下阿泰尔小腹的肌肉并且成功得到了阿泰尔难耐的喘息的时候,他抬起阿泰尔的上身别别扭扭的翻了个面,从他的第一节脊椎开始,一节一节的亲吻,阿泰尔除了弓着背承受他的亲吻以外什么都干不了,直到艾吉奥的手不安分的扯松他的裤子,露出遮掩的后腰的时候,艾吉奥突然愣了一下。


就这短暂一下让阿泰尔理性突然回归,他拼尽全力打起了精神,把手里捏着的胶囊使劲捏开,里面的液体冲淡了自己身上的味道,艾吉奥也从近乎魔障的欲望中他清醒了过来,他看了下被自己压在身下喘着粗气,撇着头瞪着他满脸愤怒的阿泰尔,亲了一下他的后腰,起身缓慢的走出了房间。


阿泰尔脱力的躺在地板上,费力的抬起手来对着灯光看了看手里的抑制剂,扭开瓶盖吞了下去。


这次他喝了整整一瓶。


等着一切不适都过去之后,阿泰尔扶着床慢慢起身,踉踉跄跄的向门口走去。


这没什么可担心紧张或者……可笑,害怕?反正他的小秘密已经被知道了,躲躲藏藏的多招人恶心,还不如直接把事实全都说出来,不就是个性别,不就是个性别。

不就是个纯血Omega。


艾吉奥坐在沙发上,仰着头看着有点腐烂的天花板,手指夹着根烟,阿泰尔推门出来也没动一下,反而让做好充足准备的阿泰尔有点措手不及。


“你是个纯血Omega。”


“哇真聪明。”


阿泰尔坐在沙发上,艾吉奥旁边,他依旧仰着他那个高贵的头颅打定了心思不看阿泰尔一眼,弯曲手肘把烟递嘴里吸了一口又长长吐出来。


“有人知道你后腰的刺青吗,看过也算。”


“刺青?多了去了,马利克,合作的伙伴,原来我在酒吧里经常穿那种露着后腰的衣服……怎么了?”


“操。”


艾吉奥少见的骂了一句,把阿泰尔摁沙发上,双手撑在两侧,居高临下的瞪着他。


“你真该庆幸你身边没有被打下来的贵族或者八卦的人,你知道你刺上的语言是什么吗。”


“语言?我都不知道那是个语言,绕来绕去谁看得懂。”


“花体高级语。”


艾吉奥几乎是有点恶狠狠的说道,然后把自己的脸埋在阿泰尔的肩膀上,声音有点发闷。


“天哪,我第一这么庆幸你逃出来,或者有什么人把你偷运出来……”


“等等,你在说什么。”


“告诉我你的中间名。”


“我的中间名……?你怎么知道我有中间名,马利克都不知道……我谁也没告诉过……”


“别磨蹭,中间名。”


“奇怪,你们贵族都这么事儿多吗?中间名有什么重要的?”阿泰尔模模糊糊嘟囔了一句。

“伊本,阿泰尔·伊本·拉阿哈德。”


“伊本,伊本……397……没错了。”


“你说什么呢?”


艾吉奥直起身子,撑在阿泰尔上方死死盯着他。


“想知道我的全名吗?”


“就知道你这个无姓之人是在骗我。”阿泰尔笑了一声。

“告诉我。”


“奥迪托雷,艾吉奥·奥迪托雷。”


艾吉奥的手在阿泰尔的肚子上快速的写了个符号,见阿泰尔没什么表情,叹了口气重新写了一遍。


“高等语的写法,你感觉到了吗?”


阿泰尔皱着眉,有点好笑的看着艾吉奥。


“别以为你把我背后的那个不知所云的符号画一遍我就会当真。”


“不是画一遍,这是高等语,我名字的写法。”


“别这么恶心,还说什么‘你看你身后还有我名字真是命中注定’的东西吗?”


艾吉奥少见的没说什么,只是像有什么难以启齿的话一样看着阿泰尔。


“我没想说,真的。你知道我想说什么,你一定听说过那个传闻。”


“哪个传闻?你们上层贵族的传闻多了去了,在Omega身后纹上个自己的名字来彰显自己的所有权是司空见惯的事儿吧,不过你家真是够好玩的,居然在一个小孩的……”


“你那时候不是小孩,后腰上的也不是纹身。”


“不是小孩?那我难道一出生就有,你别……”


阿泰尔突然想起了什么,不说话了。


艾吉奥只是看着他。


“滚开。”


“阿泰尔,你冷静下来听我……”


“滚。”


阿泰尔梗起上身,手指掐紧了艾吉奥的手臂,力气大的让艾吉奥打晃。


“是吗?那艾吉奥小公子想说什么?‘你生来就应该服侍我’把我捆回去?我还是挺有自知之明的了解过,私自逃跑的试验品怎么处置?尤其是像我这种的?怎么处置?现场击毙……不对,销毁?现场销毁?还是被捆着扔你床上去?”


“别这么激动。”


艾吉奥看着掐着自己手臂狠狠瞪着他的阿泰尔,他此时几乎是咆哮着跟他说话,声音夹杂着有些呜咽的喘息,金眼睛瞪得很大,眼白泛着红,多可笑,他拼尽全力逃了20年,还是得被迫认清自己的命运。


“天。”


阿泰尔松了劲躺倒下来,手掩上自己的眼睛,不甘心的咬紧嘴唇,眼泪从他的手指里冒出来流到他的头发里。


“我不该告诉你的。”


“和你没关系,愧疚什么。”


“如果我不告诉你……”


“那我就不是了吗?”


阿泰尔不再说什么,松了手看着满脸担忧的艾吉奥。


“告诉我我这种人如果没逃走是什么未来,你知道。”


“你将会和我作伴,在合适的年龄的发情期和我上床,当我的床伴,为我的家族延续血脉。”


“你省略了不少。”


艾吉奥沉默,阿泰尔长长叹了一口气。


“不用说我也知道,你明天走吧。”


“我不会走的。”


艾吉奥只是看着阿泰尔,连安慰的话都说不出来一句,只能就这样平稳的散发着自己的信息素,缓慢而安定的说着话,试图安抚阿泰尔,但是阿泰尔仿佛失了知觉一样,只是越过他殷切而关心的目光看着天花板。


“你走吧,和你这种一出生就拥有了一切的人不一样,我啊。”


阿泰尔指了指自己。


“我能活到现在就精疲力尽了,饶了我吧。”



快开学了,我有力气发刀子了:)


评论(27)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