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七

就叫一个七

【EA】我虽不爱卿(4)(修正版)

题目:我虽不爱卿/I do not love Thee

作者:Federico

分级:PG-13

简介:我虽不爱卿,卿常在我心。

备注:开头的诗都是摘自诺顿夫人的I do not love Thee,翻译不是我这个英语废翻译的,不是我翻译的!是我英语抒情诗上的翻译!不!是!我!翻译!的!

二呆比挨揍小!比挨揍小!比挨揍小!小七岁!所以这个就是大叔诱拐青少年啊!

警告!自设醉酒阿泰尔,要是你和我观点不和就已经不是ooc的程度了,是雷!!

擦边球有,不过也只有擦边球了,白衣之下已经耗尽了我所有的肉力(哭晕在地)

长篇!一个顶上我之前写的三个了!


第一篇

第二篇

第三篇



I do not love thee!—yet thy speaking eyes,

With their deep, bright, and most expressive blue,

我虽不爱卿,难忘卿双眸。




【Ezio.】

阿泰尔的突然离去让我有点惊慌失措。

我想让他在最后的时间里陪陪我,哪怕就算是对这段可怜(事后我才反应过来我用了这个词语)感情的最后宽慰也好,只是多陪我呆一会儿就好,起码让我在之后能有个值得留念的回忆。

但是他没有,这让我甚至有点恼怒,在之前的日子里也一样,我的挽留和温存在他那里显不出来什么效果,他只是回避着,一味的回避。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听我说,我也试图将他强行留在我身边,但是得到的只是他无声的吻,和转身离去的背影,我甚至有了‘在分别之前,沉默将会是我们唯一的主旋律’的错觉。

我知道他心里所想,也知道我们该谈谈,我应该给他他所需要的时间,需要的空间,但是——也许是我心急才会有这种想法——时间已经不够了。

半个月,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它能让我和阿泰尔迅速相知相恋,也能让两个相爱的人迅速相离。

这说起来的确好笑,也的确让人难以释怀。

我撩开窗帘看着外面的逐渐降临的黑夜,习惯性的担心着我的爱人他此时身在何处,我知道对他来说我并不是个合格的恋人,他需要自由,而我总是体贴过剩;他需要自立,而我天天嘘寒问暖;他需要果断,而我对他优柔寡断。

现在有了机会来思考,我们两个这份感情,我才猛然惊觉原来我们两个在处理爱情上是如此不同,不同的让我这个身在局中的人都感到些许的诧异,更别提别人了——当然,他们也不会知道——但那句被说烂的话,虽然有点熟悉的恶俗了,但确实是说的有道理,爱情的力量是伟大的。

这句话我也说过,但不是对着阿泰尔,而是在年轻时候执着某个漂亮姑娘的手,在她秀美脸颊上嘴唇轻触后,呢喃在耳边的低语,但在我和阿泰尔确定了关系以来,我几乎没这么做过,即使少见的把他抱怀里说着情话,他也只是笑着轻轻在我肩上捶一拳,然后说道“你把我当成女人了?怎么爱说这么甜腻的东西哄着我?”

“不。”我在那时会把脸埋进他的肩膀上,声音含笑而发闷“我从来没有。”

这件事发生的时间并不久远,但我现在想起来却好像是几年前的一般,或许的确是我发现的太晚,阿泰尔于我,早已成了必不可少的一部分,我早就习惯了他的陪伴,以至于我在知晓他离去的消息时是如此……措手不及,狼狈不堪。

我深知自己现在的年龄尚还能被称为“未成熟的年轻人”,阿泰尔更不例外,距离我们相见那年过去了短短两年,我也不过三十岁,阿泰尔甚至才刚刚二十三岁罢了(不过每当想起来我们两个的年龄差,我甚至会不经意的笑出声,阿泰尔总是会挑着眉问我是不是把他当成小孩子看),但是我想,超出同龄人,甚至一般人一生所能经历的坎坷我们都经历过,那么,我想在这个时候说下“他是我一生挚爱”并不未过。

突然一道惊雷把我从沉思中惊醒,外面的天不知道什么时候已全然沉了下来,雨声敲打在房檐上,并且有着逐渐加剧的趋势,在夏季的佛罗伦萨,这实在是太少见。我不知为何猛然想起佛罗伦萨的内城河怕是要涨起来了,然后一股不知何处而起的焦心感油然而生。

我得去找阿泰尔,我得去找我畏水的爱人。

这个念头刚出现,我便从椅子上起身,抓起放在一旁的衣物穿在身上,匆匆就跑出了院子。

但整个佛罗伦萨是这么广阔,我根本就不知道该从何找起。

我在这一刻是如此怨恨自己的粗心,放任着阿泰尔只身一人在这座他并不非常熟悉的城市里闲逛。

在一会儿的停顿后,我决定从阿尔诺河开始找起。

雨下的比我预想的还大,隆隆的雷声从天边炸开,即使戴上兜帽但不一会儿脖子后面还是感受到了令人不适的凉意,我尝试着攀墙而上,却发现砖块被雨水濡湿而变得湿滑起来,根本就没法找到合适的用力点,反而更加耽搁时间。

我在心里暗骂着天气,在些许积水的街道上迅速奔跑起来。

感谢我们之间长久积累的默契,我顺着河迅速寻找(因为雨夜的缘故,街上的行人都回了家,但他却并没有回到我身边),不一会儿就找到了那个蜷缩在桥上的白色身影。

我当时刚好跑过了一栋楼的拐角处,正打算扭身向左跑去,只是刚扭头,就看见蹲坐在桥上的阿泰尔,我剧烈的喘着粗气,抹了一把快落进眼里的雨水。说实话,看见他这个样子,心脏几乎都停跳了一下。我快跑了几步,踩着桥的弧度,有点打滑的走到他身边。

他抬头看了一下我,然后又重重的垂下去,并没有说什么话,只是模糊的吐出了几个意味不明的音节。

我蹲下身去抱他,却在离近的那一刻闻到了一股浓烈的酒味,阿泰尔的脸冲着勉强穿透雨幕的月光,脸上被酒精催出来的红晕都显得病态,浑身被浇了个透湿,我抱起他的那一刻都能感觉到雨水渗过外衣贴在了皮肤上,他似乎感觉到了有个热源将他移动了,费力的抬起他那双金色的眼睛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下我,然后冲着我笑了,把脸凑到我肩膀上,声音小小的叫着我的名字。

“艾吉奥……艾吉奥……艾吉奥……”

此时的他,平常一尘不染的白袍满是沾染上的泥泞,像只折了翅膀的白鹰一样颓废的跌坐在我怀里,红了眼,带着酒气,平时高傲样一点都看不见,只是带着七分爱慕,三分乞求的在我小声叫我的名字,温顺的词语并不适用于他,但在此时,他的确乖巧的要命。

他叫着。

“艾吉奥。”

我只是把他稳稳抱在了怀里。

但是当他似乎反应什么的过来的时候,突然就松了手,蜷在了一起,用手遮住自己的脸。

“让我自己走回去吧。艾吉奥。”

“你觉得你还能走路吗?”

这样的阿泰尔的确是有点逞强了,我笑着想把他抱紧了,但是他却撑着我的肩膀就要从我怀里出去。

“就这么不愿被我抱着?”

“不,并不是。”

他没了动作,双手叠在腹部,撇着头,他被雨水沾湿了的头发贴在他的脸上,堪堪遮住了他的表情。

“只是,别看,别看这样的我,这样……狼狈的愚蠢的我。”

他把头又低了一点。

“起码现在,别看着我,别看着这样的我。”

我在雨幕中亲吻了他。

只是近乎于朝圣一般的亲吻,我虔诚的吻过他的嘴唇。

“那你想让我看到什么样的你呢?”

他似乎被我的问题问愣了,低下头,然后抓紧了我的领子。

“万人之上的,身上流着刺客血液的,技艺高超的,受人尊敬的,高傲的,有着一切名望的……”

他顿了顿,看着我。

“能和我的爱人匹敌的。”

我甚至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他闭上眼,用双手抱紧我的脖子,开始缓慢的叫着我的名字。

“艾吉奥。”

他在我耳边,一遍一遍的说着。

“艾吉奥。”

他就这样不停地叫着,叫着叫着,叫着叫着他甚至哭了出来,我猛的感觉肩膀上出现了和冰冷雨水完全不一样的热流,我怀里的身躯颤抖着,肩膀小幅度的耸动着,但他还是在哽咽着,近乎于卑微一样的叫着我的名字。

他叫着。

“艾吉奥。”

我从未见过如此脆弱的阿泰尔,我也从未如此看清过他那颗柔软的心脏是如此细腻的跳动着。

我总是被他出众的才华所折服,总是被他金色眼睛中满溢着的傲意所蒙蔽,总是被他情愿独自舐伤的独立所震惊。

但我却忘了他只不过是个年轻人,只不过是个为情所困的孩子,只不过是个一言不发的故作坚强的,人。

他只不过是个人而已,有血有肉有感情,不该被神化更不应该承担他这个年纪本应远离的一切。

但他却承受了,但他只是一言不发的默默承受了。蒙骗过了所有人,以一副万能的样子面对世间。我甚至怀疑他都忘了自己本身的角色。

在这个头晕眼花的雨夜,我得以触摸到这只白鹰的真正内心。

阿泰尔并不知道我内心在想什么,他的眼泪不可抑制的流个不止,但却缓慢而柔软的随着他的哽咽着的呼喊而流进了我的内心。

一路上他蜷在我的怀里,用手揽着我的脖子,混杂着雨水的,断断续续哭腔流进我的耳朵里,他就这样坚定的叫着我。

他叫着。

“艾吉奥。”

我一路上尽可能的走得快一点,但等到回到院子里的时候,阿泰尔已经冻得身上有点发烫的,他嗓子有点发哑,我轻手轻脚的把他放到床上,解开他湿透了的衣服,滴下来的水在地毯上晕开了水迹,他勉强直立着身子,看着我,嘴里还是不停地叫着我的名字,像个小孩子一样双腿小幅度的轻轻摆动,当我抬头看着他,和他四目相对的时候,他就弯着嘴角,口中喊着我的名字,柔和的朝我笑。

昏黄的灯光下,他浅棕色的皮肤衬着因酒精而显露出来的红晕,弯起来的嘴角因叫着我名字的动作浅浅的露出点孩子气的虎牙。

这让我几乎有点心神不宁。

当我好不容易给他脱了湿透的衣服,准备起身去找毛巾的时候,他突然就在我站起身准备走的那一刻死死拉住了我的衣服。

我扭头看着他,他带着点惊慌的看着我,口型正好停在了最后一个音节上,微微张开,然后他抿起了嘴,低下头,在一小会儿的沉默后看着我,眉眼之间全是让我心疼的不舍。

“别走。”

“我不走,只是要去给你找条毛巾而已。”

我蹲下来,耐心的看着他。

“别走。”

“我只是去给你找条毛巾擦擦你身上的水。”

他看着我,刚才的哭泣让他双眼有点红肿,此时的样子看起来下一刻就要哭出来一样。

“拜托你,艾吉奥,别走。”

我身上的衣服已经半干了,所以我抱紧了他。

“好,我不走了。”

然后我脱掉了外衣,阿泰尔坐在床上,看着我。

虽说这并没有什么,但是在这个时候不免的有点尴尬,并且看阿泰尔那样子根本就是还没醒酒,他绝对喝了不少,看他那晕晕乎乎的样子就知道。和喝醉了的人讲理是不明智的,所以我只是背过了身子,听他并没有什么抗议,就开始放心的脱衣服。

我终于脱下来了因为湿透了所以紧紧黏在身上的衬衣,绑起来的头发也事成了一绺一绺的的,正当我打算重新梳理一下的时候,我觉得有什么东西紧紧压在了我身上。

是阿泰尔!他故意放轻了脚步来“袭击”我!虽然醉酒了但是刺客的本能还在嘛!

我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但是对方的身体已经有点软绵绵的下坠,我赶快扭过身子来抱紧了他。

他看着我笑了,抓紧了我的手臂。

“艾吉奥,我们做吧。”

“你说什……”

我被他这突如其来的邀欢吓了一跳,连话都没说完就被他压过来的吻截止了,这个吻甚至带了点凶狠的意味,口中的酒气带着甜美的味道几乎也将我灌醉。

他闭着眼,拽着我的手臂向后退,然后躺倒在了床上,我双手分开撑在他的身体两侧,他睁开眼睛含笑看着我,把腿支起来顶在我的下身。

我改为用手肘撑着,我们的脸离的极近。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阿泰尔?”

“我知道。”

“别一时冲动。”

他只是抬起身子来吻我,酒精将他熏陶的甜蜜而敏感,当我揽着他的头,分开他的双腿,带着夜晚冷气的手将它们折起来,阿泰尔几乎颤抖起来,交杂的唇舌之间堵塞着喘息。

然后我终于结束了这个吻,他因为刚才的缺氧不住地喘息起来,嘴唇上被刚才来不及吞咽的唾液润湿,看起来甚至有点可爱。他看着我笑。

窗外的雨水逐渐的小了下去。

阿泰尔的眼睛慢慢的清明起来。

“我知道你现在已经有点清醒了。”

我迟疑着,前戏已经做的足够充足,我手里沾着过量的润滑液,但是只是这样而已,没有下一步的动作。

“你真的不后悔吗?”

我不得不迟疑,我不能让他做出他不想要的,只是一时冲动的决定,毕竟,让马西亚夫之鹰承欢于一个男人身下,这的确……

“我不后悔。”

阿泰尔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他坚定的看着我,看着我有点惊讶的样子笑了。

“为你,我永不后悔。”

我是多么幸运才能让他说出这样的话,多么幸运才能在此时拥抱着这个人,为他付出的一切,在这份感情中受过的所有苦难都在这句话里得到了最好的回报。

我忍不住再去和他接吻,他积极的回应着我,然后在这个吻结束的时候,微微撇着头有点难堪的样子,指了一下亮着的灯。

“只是……把灯灭掉。”

我不禁笑了起来,扭身关掉了灯。

男人压抑着的呻吟从黑暗中隐隐响起。

阿泰尔在我进入的那一刻把我的头压下来,和我接吻。

在这一刻,我甚至是有点悲哀的发现,无论在多久以后,我也不会,也没有任何办法停止我对他的思念。


【Altair.】


从瞭望塔跳下来之后我还是烦躁的不行,在城里晃荡了一会儿以后发现了一个隐藏在小角落里的酒铺,我在他们门口前设置的小椅子上坐下来,手放在桌子上等待着招待,老板笑着看看我,扭身倒了一杯酒给我。

“喝吧,不用付钱,全算是我敬你这个有心事之人的一杯酒了。”

我愣了一下,摸了摸自己的脸,原来我已经心烦到这个地步了吗,接过了酒,我客气的对老板道了声谢。

“不用客气,只是你想跟我说说到底是什么事吗?”

我抿了一口酒杯里的红酒,味道的确非常好,从座位上起身坐到了离老板近一点的地方。

“我的故事并不好玩。”

“看得出来。”

老板擦了擦面前的小桌子,坐在我对面,等梳了一下他灰白的头发,等着我开口。

“我不知道我该如何面对我的爱人。”

我开了这个头,随即感觉嘴里居然泛起了苦味儿,喝了一口酒压了一下,老板只是笑着看着我。

“我们即将要分开了,并且我这一走,可能一生都不会再次见面,我要去很远很远的地方去干很麻烦的事情,并且他不能相随。”

“回你的故乡吗?”

“是的。”

他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开玩笑的笑了笑。

“你的意大利语并不是说得很好,但我能听懂,你继续吧。”

“好的。因为我们在一起工作,所以我最近试图用工作忙的借口来回避他,我知道我这样做真的很蠢,但是我没有办法,我只能试图在工作的借口下和他疏远一点,好在分别的时候别那么难受……我知道这样很蠢,但是我没有别的办法了。”

“这样的确很蠢。”

老板对我这么说,点了点头,替我把酒杯倒满了。

“我现在已经快70了,爱人已经在三年前逝去了,空留我一个守着这个小酒屋,我们才是真不能见面了,现在我就想,为什么我不在最后的时候吻她,为什么不拉着她的手告诉他我有多爱她,但是这些为什么有用什么用呢。”

我喝的很快,他并没有拦着我,只是在给我满上一杯酒之后把酒瓶放到了一边。

“时间不会等你,有什么想做的赶快做完,比起想着未来,怎么度过现在才重要。”

他起身去招呼客人,拍了拍我的肩膀。

“少喝点,红酒后劲儿大着呢。这一顿我请你。”

我模糊的恩了一声,但还是不听劝着灌着酒,老板叹了一口气,走了。

屋子里的气氛逐渐升温,我身边吵闹起来,热切的情绪感染着空气。但这是他们的情绪,并不是我的,我还是在心里装着事儿,一杯一杯的灌酒。

直到一大瓶都倒不出来一滴酒我才作罢,把身上所有的佛洛林都给了老板,老板数了数还给我半袋。

“如果你要付酒钱,这些就足够了。”

“不,我还要付感谢费。”

我笑着摆了摆手,道了声谢,在他把钱硬塞给我之前走出了屋子,他追出来冲着我的背影喊。

“早点回家!你喝的太多了!”

夜色四合,我知道自己该回去了,但是我觉得我应该吹吹冷风好让自己不是这么烦躁。

红酒的酒劲儿逐渐上来了,我觉得自己可能醉了,此时,一些冰凉的水滴滴在了我的脸上,我抹了一把,看着周围行人的匆匆行色才知道下雨了。

而我漫不经心的走出了很远。

本来路上的行人并不是很多,过了一会儿街上就一个人都没有了,雨真的是越下越大,我的头也越来越晕,终于,我不知道我走上了哪,脚底一滑就摔倒在地,我试着从地上爬起来,却发现手脚根本就不听使唤,身下传来的水声让我慌张了一阵儿,然后发现自己还能呼吸之后就释然了,我现在在桥上啊。

酒精的确是个很奇妙的东西,我意识到我喝醉的那一刻第一反应竟然是想在雨里面这么直愣愣的躺着,并且我付诸了行动,但我没能坚持住,因为太冷了,我觉得我的确应该找个地方避避雨,但是我却特别,特别,特别,想在这呆着,淋着雨冻得直哆嗦的呆着,于是我蜷了起来。

瞧瞧,瞧瞧高傲的,不可一世的马西亚夫之鹰,居然沦落到这个地步,居然狼狈到这个地步!居然为情所困到这个地步!可笑!多可笑!

然后我想起了艾吉奥,光辉的,伟大的,平易近人的艾吉奥。

想到了我的爱人,艾吉奥。

“来找我吧,来找我吧。”

雨幕里冷得不行,我想我现在也落魄的不行,我想让艾吉奥现在就找到我,但我却不想让他看到我这副难看的样子,怎么办呢?怎么办呢?

“怎么办呢?艾吉奥,我该怎么办呢。”

然后我觉得有谁接近我,这个时候,如果他想把招人恨的阿泰尔扔河里那我也没办法,毕竟我现在连动的力气都没有——但是他没有,我觉得很诧异,为什么他不趁着现在把我杀了呢?

我费力的抬起眼睛看了一下,但眼睛被雨水模糊了,根本看不清来者的相貌,我小声的(因为不想让他听到其中恳求情感在里面)说了一句:“你能在杀掉我之前让我再见一次艾吉奥吗?”

然后他蹲了下来,我还以为他要把刀子戳进我的心脏了,就像我在马西亚夫的同僚想干的一样,但他只是可以称之为温柔的把我抱起来,我又费力的看了一眼——

湿漉漉的、用红线扎起来的头发,高挺的鼻梁,有一道伤疤的嘴唇,担忧的看向我的双眼,温暖的怀抱——哦,是艾吉奥啊。

果然是你啊,你真的来找我啦。

我很高兴,谢谢你。

我忍不住冲他笑,然后抱紧了他的脖子,小声的在他耳边一遍一遍叫着他的名字。

“艾吉奥,艾吉奥,艾吉奥……”

但是在他把我稳稳抱在怀里走了一阵之后我突然就发现我现在这人面前的样子是多不堪。

近乎于慌张的情绪迫使我打起了精神,但是身上的力气只够用手把脸捂住。

我听见自己逞强的对艾吉奥说。

“让我自己走回去吧。艾吉奥。”

他笑了出来,似乎是想把我抱紧了,轻声问我。

“你觉得你还能走路吗?”

我被他这句话弄得有点生气,我到底是多柔弱才需要走路都需要一个人抱着?想到这我撑着他的肩膀想扶着他走到地上,他揽紧了我,还是那么柔和的问我。

“就这么不愿被我抱着?”

我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回答,“不,并不是。”

然后自知挣扎无用的我,把手放在了肚子上,但是我却不能看着关心的看着我的艾吉奥,只能撇着头,让湿漉漉的头发遮住我现在的表情。

我应该说些什么,因为他的目光快要把我逼疯了,应该告诉他我现在是多么不想见到他,因为我现在是这么副蠢样子。

“只是,别看,别看这样的我,这样……狼狈的愚蠢的我。”

我把头又低了点,因为我现在光是掩盖住这幅疲惫的样子就已经有点精疲力尽了。

“起码现在,别看着我,别看着这样的我。”

然后他停下脚步,低头和我接吻。

这个吻的意味很难说明,他抬起我的头,雨水混着他的热意向我涌来,然后他抬头问我。

“那你想让我看到什么样的你呢?”

我没想到他会这么问我,低头稍微想了一会儿,试图强势一点所以抓住他的领子。

“万人之上的,身上流着刺客血液的,技艺高超的,受人尊敬的,高傲的,有着一切名望的……”

我顿了一下,一股莫名的情感推动着我把接下来的话说出口。

“能和我的爱人并肩而行的。”

他没了声音,似乎是不知道能说什么来安抚我。

但我并不用他安慰,对我来说出来的话就已经足够让我长长呼出一口气了。

然后我居然想到了半个月后的分别。

分别之后,深知我不可能忘掉他,但我也知道我们这一别,怕是再难相见了。

再难相见,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他一面,更不用提像现在这样能安安稳稳的在他身边,打着学习的名号和他过着生活,就像是那些真正的情侣一样。

这么长时间,我虽然用尽一切办法躲着他,只是装着淡漠的看着他隐藏着不舍看着我,但是我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我是如此爱他。

我是如此爱着他。

我是如此深爱着他。

想到这里我居然丢人的像个女孩儿一样哭了出来,我试图平静下心情别让自己太不堪,艾吉奥还是稳稳的抱着我没说什么,但我从他抱紧我的动作里也知道他知道了。

多丢人,我居然在我爱人面前哭了。

雨水顺着我的脸流进嘴里,我应该吐出来,但是我却不能停止喊着艾吉奥的动作。

这是我现在唯一能做出来的事了。

他用他肩上的披风替我挡着雨,但是他怎么办呢?我连披风都没有,我甚至都不能替他遮挡雨水,我还能干什么呢?

他到底为什么会爱着如此没用的我呢?

当他把我放在床上替我脱下衣服的时候我还是无法停止,只是一直一直喊着他,我试图告诉他我爱你,但是我话到嘴边却怎么也吐不出来,只能说出来他的名字却怎么也说不出来那三个字。

然后我看见艾吉奥扭身要走了。

一种莫名的恐惧感抓紧了我的心脏,我猛地拽住了他的衣角。

然后尴尬的就不止他一个了,我犹豫了一会,还是开了口。

“别走。”

说了第一次剩下的就好说了,他似乎举了什么理由但我想都没想直接回绝了,他叹口气,走到我身边开始脱掉他那身已经半干了的衣服。

我盯着他,他似乎是在我的注视下有点不好意思扭过了身子。

一个大胆的想法在我脑海里逐渐成型,酒屋老板的话重播了一遍。

“时间不会等你,有什么想做的赶快做完,比起想着未来,怎么度过现在才重要。”

在他脱掉衣服的那一刻,我悄悄走到他身边扑了过去。

他被我吓了一下,然后大笑起来,在我软下去之前扭过身子抱紧了我,我看着他,终于说出了口。

“我们做吧。”

他脸上的表情精彩极了,这的确是在我预料之中。

“你说什……”

不,不,别拒绝我。

我吻了上去,然后拽着他的手臂向后跌倒了床上。

然后我们开始疯狂的接吻,唇舌交缠间他把我所有敏感地区摸了个遍,这种刺激足够我从醉意中逐渐醒来,艾吉奥最终还是停下了,他忍着情欲问我在此时的意思,艾吉奥啊艾吉奥,你永远都是这幅为我着想的样子。

“为你,我永不后悔。”

我再次和他接吻,为我在醉酒中模糊着的印象所做和现在要做的的事而脸红。

“只是……把灯熄灭。”

他笑起来,扭身关上了灯。

在黑暗中被剥夺了视觉的我根本不知道他要做些什么,紧张却期待,然后他在做了让我都发烦的,过多的润滑之后终于进入了我。

我在这一刻把他的头揽下来,小声却坚定的说道,感谢着他所做的一切。

我永不会后悔我此夜所做。

-

感谢各位的建议!(鞠躬)

这是我这个寒假为EA做的最后贡献了,希望你们能喜欢///3///


评论(6)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