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七

就叫一个七

【海圭海】梦境中的南柯郡

题目:梦境中的南柯郡

作者:Federico

配对:海斗x永井圭(无差)

分级:全年龄

简介:九州,九州。永井圭带着遮住脸的帽子揽着海斗的胳膊这样想着。会是什么地方呢?

备注:如果永井圭和海斗真的去了九州,会是什么未来。

      逃亡路上+九州生活

警告:双向暗恋确认感情已经是情侣关系。


“你怎么确定我会和你去九州,海。”

永井圭拉了下头上的帽子,即使在人员混杂的轮船上,虽然深知很难被发现,但他也没能把自己绷紧的那根弦放松下来。

海斗没回答,只是看着他这副紧张兮兮的样子笑了出来。

“圭,你很害怕被发现吗?”

“废话。”

“在公共场合做一些亲密的行为会让旁观的人不好意思看着。”

“人的心理——没错。”

海斗揽过永井圭藏在帽子下的头,众目睽睽之下给了他个吻,热切,又充满狡黠的温和。

“那是两个男人吧?”

“没错……真是大胆啊。”

“现在这种事情倒也不少见了。”

“不要盯着他俩看啦超不好意思吧!”*

嘈杂的人群中加了对他俩的议论,永井圭红了脸推了海斗一把才结束了这个吻。

他用胳膊肘恶狠狠地打了海斗的肚子一下,压低了声音责问道:

“你这又干什么!”

“帮你逃脱啊。”

这句话海斗到说的理直气壮,揉着自己的肚子又硬生生的有点可怜兮兮的样子。永井圭四下一扫发现,不仅是人群中——除了几个好事之人装作不经意的快速用目光扫过他俩——之外,连警卫都咳嗽两声别过脸不看他俩。

好吧,好吧。

永井长叹一口气。

“你赢了。”

“一直如此。”

海斗笑嘻嘻的抱着他,揉了揉他的帽子,上面装饰的两个笑脸撞在一起咔咔的响了两声。

在广播里甜美的女声中,他们像小时候一样牵着手,被人群簇拥着向自己的座位走过去。

“圭。”

收拾好行李坐在座位上之后,海斗冷不丁的叫了他一声,永井正皱着眉整理自己打弯的安全带,听海斗这声被小小的吓了一跳,海斗叹口气,直接把安全带弹出给他系了一次。**

“怎么了。”

“你不后悔吗。”

“我后悔什么。”

海斗揽过他,替他把帽子摘下放在身侧。

“你这一走,当医生的人生规划就彻底打乱了。”

“啊,无所谓,反正我到那边也可以看看小病积累实践经验,我已经有一定的医学基础了。”

海斗沉默了一下,甚至是有点小心翼翼的开口:

“若是一去不回……”

“便一去不回。”

永井难得话说的如此坚定,他深红色眼睛正好盛上了落幕夕阳。

此时,轮船汽笛轰鸣,登船板缓缓收起,已经半沉的红日映射出了满天红霞,海鸥就这么迎着夕阳而去,白色的翅膀不带丝毫犹豫的扇动着,轮船推开了海浪,缓缓,缓缓向远处驶去。

-

“当真不后悔?”

夜幕中,永井圭在模模糊糊的睡意中听到海斗含着点犹豫的问他。

他笑。

“有你就不后悔。”

“那你不会再突然走了?”

“有你,我就不再走了。”

-

阳光照射之下有点刺眼,但仍不掩蓝天白云,山边田野。草帽之下,略显老态的村民热切的拉住海斗的手。

“回来啦!”

“恩!回来了!”

“那这位是?”

“哦,他啊……”

海斗扯过永井圭的手,摆出个灿烂的让永井都不想看他的笑容。

“我相好的!”

“喂,海斗!你……!”

你这么说肯定会惹起他们注意的!

“你这个小伙子啊,哈哈!走吧,带你……带你俩啦,去你家房子!”

“好嘞!”

海斗扭头给了永井圭一个安定的笑脸,拉着他的手拉的更紧。

“谢谢奶奶!”

田野的另一侧。

“嗨,海斗拉回来的是个男孩儿吧。”

“对啊……怎么,咱们一群老的就别管他们小孩子了。”

老农用毛巾擦了擦额头的汗,笑了笑。

“他们年轻人乐意就得了。”

-

“海,在这里生活真的没关系吗?”

在一切都打点完之后,永井躺在有点硬却异常舒适的床上,扭头看着始终微笑着躺在他身边的海斗。

“恩?没关系啊,有什么问题?”

“我是说,在这里生活……无论是多僻静的地方时间久了也会被发现吧,过段时间要是还没发现我肯定全国上下……”

“‘海斗啊,我们都知道你带回来的是什么人,亚人,对吧,最近电视上很火的那个,我们都不想管你也对那个赏金没兴趣,好好活着吧。’好好活着吧。”

海斗揽过永井,给了他个安稳的拥抱。

“早就被发现啦。”

“那这不是。”

“嘘,我已经很累了,睡吧。”

海斗棕色的眼睛在黑暗里眨了两下,然后在永井脸上印下个吻。

“好啦,好好活着吧。”

-

“我们一直活到某一天被发现。”

-

“海!这边的杂草也和我一起拔一下!”

永井抬起胳膊用袖子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站起身叉着腰,日头明晃晃的挂在天上,海斗哎了一声跑过来,把一把扇子塞到永井手里。

“圭,你昨天手不是磨破了吗?去树荫下待会儿吧,这里我自己做就行。”

“我倒是没什么事。”

永井看了下自己的手,自从成为亚人之后他对疼痛越来越麻木,鲜血,死亡,以及莫名其妙的追杀,如果必要,他仍然可以毫不迟疑的用刀刃对准自己的脖子。

“去吧。”

海斗推了推他。

“我在那边放了水,你去歇会儿。”

但看来,在这样的生活中他是不需要了。

永井抱了抱同样满头大汗的海斗。

“圭?我现在一身的汗,你……”

“谢谢。”

“说什么……”

“谢谢,海,如果不是你我永远都不会来到这里。”

“多余了。”

海斗揉了揉永井的头发。

“爱人之间不言谢。”

-

时间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去,永井安安稳稳的在这里生活了下来,真正意义上的安安稳稳,代价便是他把自我裹了起来,一层又一层的裹了起来,真正的永井圭在所有人面前不复存在,除了海斗——

“……制药公司已经设下了最严密的布防,亚人佐藤不可能……等等!那是什么啊!飞机?!怎么可……!!”

“咔擦。”

永井看了一眼身上掉落的饼干屑。

“啊,断掉了。”

海斗换了家居服坐在他身边。

“圭,你……没有什么别的想法?”

“别的想法?没有啊。”

永井把手里的饼干自然而然的塞到海斗嘴里。

“真麻烦,希望别因为这件事又掀起‘捕捉亚人’的事件,如果追查到这里来就麻烦了。”

真正的……永井圭吗……

海斗一瞬间突然想起来了儿时的断交,还是用着如此毋庸置疑的语气和腔调。

“抱歉啊,我妈妈说不能和你一起玩。”

永井圭,始终都是永井圭,他倒是从未改变。

海斗撇了头,漫不经心的看着电视报道。

永井把嘴里叼着的饼干掰断塞进海斗嘴里。

“想什么呢?”

“没什么。”

海斗嚼了嚼嘴里的饼干,咽下去,也没了下言。

也许他会再次离开的,就像童年那次一样,谁说准呢,毕竟这又不是第一次,万一……

“我不会在离开的。”

永井盯着电视,突兀的说了这么一句。

“如果不得不离开,那海斗也必须和我一起。”

“没了海斗我可不行啊。”

“别乱想了。”

永井把饼干盒递给海斗。

“言而无信的事我没兴趣做。”

海斗接过饼干。

“恩,我知道了。”

-

十八岁生日如期而来,永井都快忘了独属于自己的这个节日。

当他从超市回来的时候,刚推开门,迎接他的便是满满当当的礼花,五颜六色的撒到他的脸上,然后在他略微惊讶的表情中落到地上,平时交好的邻居们把实用的手作礼物塞到他怀里,然后就是久违的蛋糕,十八支蜡烛插满了蛋糕,五颜六色的衬着白色的奶油也是好看,海斗在众人的叫好声中给了他一个安安稳稳的拥抱。

“小寿星!许愿吧!”

永井带着他平常绝对不会带的纸质生日帽,在众人的簇拥中坐在蛋糕前。

许愿,许什么愿?

毋庸置疑。

我希望能和海斗一起在这里平平安安的以正常人身份,生活下去。

活下去。

然后长长吸入一口气,吹出,十八支蜡烛一支支熄灭。

欢声笑语持续到月上树梢,在所有人走后,海斗带着酒气给了他一个吻。

“圭,十八岁生日快乐。”

“恩,海……”

海?

我为什么突然说不出来话?

海??

海!!???

-

“喂!永井你醒醒啊!”

“海……?”

“什么海不海的?你叫错人了!我是中野攻啊!睡傻了你?”

永井揉了揉额头,勉强从沙发上把身体支起来,虽然沙发柔软但他的脖子生疼。

“哎,你梦见什么了?怎么笑的那么开心,难得啊。”

“我梦到……算了,什么都没有。”

“哎,说说啊,别害羞啊。”

中野攻扔给他一瓶冰镇饮料,永井接过把他贴在额头上。

冰凉又难受,他头痛欲裂。

“梦见谁了?情侣?没听你说过还谈过恋爱啊。”

中野把饮料打开坐在永井旁边,半调侃的指了指永井的头。

“我睡了多久。”

“不到一天吧,一睡睡一天也是有你的。”

永井把饮料启封喝了一大口,吐出一口充满甜味的冷气。

“今天是我生日。”

“什么?你说话声音怎么总这么小啊。”

“……没什么,突然想起了无关紧要的事。”

中野把空了的包装瓶扔进垃圾桶,站起身甩了甩胳膊。

“那就别想了,马上就要应战了你也紧张点啊。”

“恩。”


——END




*原梗来自《美国队长2》

**我只在小时候做过一次轮船早就忘了上面安全带什么样了=-=按照汽车安全带写的。

以及这里我在暗示下“永井试图调整自己的生活回归正路,但海斗直接给了他新的生活”我不说估计没人能发现吧(躺)



别说我猝不及防一口刀子呜哇哇!其实题目就说明了吧,南柯郡啊。

梦境中的南柯郡,不就是南柯一梦的典故嘛。

你看我发刀子铺垫做的还是挺齐全的嘛(你闭嘴)

并且大概永井在‘九州’这个地方过上的生活……也只能在南柯郡才过的上吧。


评论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