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七

就叫一个七

【觉军】我的爱人

题目:我的爱人


作者:Federico


配对:FliqpyxFlippy


分级:PG-13


警告:也许是个痴汉设

     好久没写觉军粮了,写个病病的玩意儿。

     也许是个狗血小言情,用了个比较独特的写法,写的爽。

     病病的斯德哥尔摩,最近比较萌这个。


     


“传703号入审讯室。”

-

“你杀死了你同学时代的好友,703,你现在可以为自己做辩护。”

-

好看。

好看。

这个人怎么会这么好看。

这么长时间过去了,我本以为我忘了他,但是再次相见的时候我发现我还是如此爱他,在自己的阴暗面如此卑微而绝望却又兴奋无比的爱着他。

-

“这个人在初中时代可就是个抢手货,引人的绿色的眼睛,细软的同色发丝,翘起的嘴角,微笑着的表情,对谁都能搭话的好性格——当然了,我这个不良少年也不例外。”

703低着头笑了一声,白惨惨的白炽灯从他头上照下来,看起来是暗绿色的在他脸上打下一片尖锐的阴影。

“我并不想为自己做什么辩护,警官大人,但我对他的爱是谁也不能否认的,我爱他。或许你们当中有些人会觉得作呕,身为男人的我却爱着同性别的一个人,但在这个时代根本不算什么——我的确爱他,深爱着他。”

703抬起头来,手在空中做了个大幅度的动作,铁链一晃晃的咔擦作响。

“‘你今天也做值日吗?’这是他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正值夕阳时,暖色调的光从窗口照进来正好找到他的脸颊旁,趁着他的微笑整个人都显得暖融融的——我是不会做值日的,从来就没做过,但是我唯独那一次我留了下来,老老实实拿着个扫把把教室从头到尾扫了个干干净净,然后他对我笑,和我一起回家。”

“听起来老土极了对吗?干干净净良好少年潜移默化拯救不良学生的故事,但是我的人生怎么可能这么单纯,你对我的过去应该了如指掌吧——包括我十六岁就参军的事,你也知道的清清楚楚吧?”

“十八岁的时候我第一次上战场,攥着机关枪看着鲜血四溅,人群哀嚎,我钻出去就往外跑,我也是好运没有在那次死了——或许也是不幸,但我先暂且不提——左臂中弹入了医院。”

“然后我见到了我朝思暮想的小朋友。”

“他见到我惊讶极了,因为那次挽留我值日成功的消息让他在学校里风光了好一阵子,包括我走前的一小时都有人拿这个事儿对他行注目礼,他对此尴尬的笑,午饭时拿着饭盒悄悄问我他们是不是脑子出问题了。说这话的时候他嘴里还嚼着东西,用叉子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我笑笑没说话。”

“他急急忙忙的揽过我来坐椅子上,给我解开潦草包扎的绷带,用他那个白白净净的,细的骨节突出的手拿着碘伏给我消毒上药,认真的好像我不是被子弹打了左臂而是心脏,然后他与我叙旧,很是责怪的问我为什么走之前不和他说一声,害他担心了很久,我笑,我说我也不知道我第二天就被紧急召集去集训了,他叹气说那也没办法了。之后我们又聊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我也就不会记得了,唯一记得的就是当时的心情。”

“你们想要的作案动机,警官大人,我的作案动机就是从这时候开始的。”

“我从这时就不可自拔的爱上他了。”

“之后的生活就平淡了,我上战场,受伤了他为我包扎,没事儿了我跑医院去和他聊聊天说说话,平淡,对吗,平淡,我知道,这一点都不符合我的风格,但是面对这么个小可爱你能做什么呢?拥抱?接吻?你甚至都不能责骂他一句话,生怕他皱着眉头冷下声。”

“也许你会想,这样就很好了。但我怎么会满足呢。”

“我想与他拥抱,接吻,上床,哪怕一次也好,我想扼住他的脖颈,看他在我身下哭着求饶却还是深陷情欲,我想让他那如草莓果酱一样纯洁而美好的灵魂被我这焦油一般乌黑而肮脏的灵魂玷污。”

“但我没有这样做,我知道我必食髓知味,但我当时并不想伤害他,只是过着这风平浪静的生活,把自己的灵魂包的紧紧的,在远处的阴影里远远地觊觎着他。”

“觊觎着他的绿发绿眼,只要品尝一次就会让人迷醉的可爱灵魂。”

-

想要。

想要。

怎么这么想要,明明知道自己难以得到,却更想得到他更多的关注更多的喜好,想要这个人的目光长长久久落在自己身上,想让这个人的吻轻轻缓缓落在自己嘴边。明明知道得不到,却是如此想得到。

-

“但是你否认不了的一点是,其实两情相悦也是一件很可怕的事,老套至极的酒后吐真言,长达三个月的旅行的前一天,我们就上了床。”

“在军队的晚宴上我们的小军医难得灌了自己好几瓶酒,回去的时候醉的走都走不动,摊在我身上还指着酒瓶要再来一口,我把他背在背上跟别人告了别就走了,他安静的趴在我背上,就在我以为他睡着的时候他发了话。”

“‘我喜欢你。’”

“我大概一辈子都不会忘了那一刻,他的声音平稳,安定,一点都听不出来酒后的躁动,我此时发现这人的酒量好得很,我停下来,扭头看他。”

“‘我喜欢你。’他盯着我的眼睛严肃又认真,一点都不像开玩笑的跟我说,但是尾音刚落就笑了,很轻松的笑了。”

“‘对不起,觉得恶心吗?但是我早就想告诉你了。’”

“他从我身上挣扎着要下来。”

“‘如果觉得恶心就算了吧,当没听过这句话,实在不行就和我断交吧,我在之前就做好准备了。’”

“断交?天知道我等这句话等了多长时间,我拉住他的手腕把他摁在扶栏上跟他接吻,就像我想的那样,大街上不适合接吻,更不适合同性恋人接吻,于是我们在路灯找不到的阴暗处接吻,我把他摁在扶栏上,手掐着他的腰,另一只手撑在地上把自己支起来,然后我停止我的吻,看着他。”

“‘其实他们都没发现,你的金色眼睛真好看。’”

“他笑着说。”

“‘你是我鲜为人知的宝藏。’”

“之后的事情我不说你也知道,我跟他去旅馆开房,上床,之后的三个月到处旅行,好似新婚燕尔的蜜月,我们在世界各地接吻,在潜水的时候他含着氧气管对我笑,气泡咕噜咕噜冒出来,我游过去摘掉他的氧气管给他一个吻。”

“美好,对吗?美好,那我为什么要打破。”

“为什么……要杀了他。”

“我在一开始也说过了,这个人是个招人喜欢的小可怜儿,明明身体素质实在一般,却还是凭着一张惹人喜欢的脸赢得了众多人的欢心,而我不想——我不想让他朝着我以外的人露出任何漂亮的表情,我和他明明白白的说过,一开始他的确是愣一下当我是小孩子闹脾气一样笑笑。”

“‘这么独占欲强呀?那小朋友,作为你的小熊娃娃我压力好大呀?’”

“但是在我说过很多遍很多遍,他终于不耐烦,和我爆发争吵,我第一看见他暴怒的样子。”

“‘不可理喻!你真的是不可理喻!’他是这么大吼着对我说的‘你脑子里到底装着什么,到底在想什么!别再说了!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要我以后一句话也不和被人说?你到底在想什么!’”

703双手交叉握在一起,耸耸肩。

“然后他拉着他那一帮朋友去散心,我当着他的面把他的一个朋友扔出了屋外,他冲我大吼,冲着我的脸上打了一拳,真疼。我跟他说让他和我走,他咬着牙,满脸的泪,看着我的表情就好像是看着什么有着深仇大恨的人,良久,我攥着他的手腕良久之后他握了握拳,挥开了我的手。”

“‘你走吧,以后我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了。’”

“我立刻回绝了,这是当然了,我的爱只不过没能被他好好接受而已,但是我相信他会接受的,迟早有一天。”

“但是他没有,他把脖子上的项链扯下来,放到我手里,那是我给他的订婚戒指,说结婚那天就从链子上解下来戴到对方手上,但是他现在还我了。”

“他还我了。”

“我没再说一句话,松开手就往外走,我听见了从房间里传来的,他压抑着的哭声。”

“我知道他还是爱我的,所以我只是让他对我爱重新显露罢了。”

“我真的只是这个目的——包括之后的一切也只是为了这个罢了。”

“他第二天回来取他的行李,但是他取不到的,因为我全打点好了扔垃圾桶了,他没说一句话转身往外走,我拉住他,就像是第一次一样和他接吻,但是他推开了我。”

“第一次,他真正意义上的推开我,眼睛看得出来哭了一夜而红红肿肿的,我跟他说既然你这么爱我又为什么要离开我,他说”

“‘我快压抑死了,我真的要受不了了,你对我的束缚让我透不过气,放我走吧,求你了,放我走吧。’”

“你看,他把自己隐藏的多深,我当时就知道我必须要帮帮他了,我把他手腕用一只手握住,他这个细胳膊细腿儿的怎么可能挡得过我的蛮力,第一次我是强迫他和我做爱的,他的双手被我用手铐铐在床头,满脸的泪痕咬着嘴唇不发声,我当然不会强求他,因为我是这么知足,只要他在我身边我就满足了。”

“我只是想在我这焦油一般的灵魂里得到些许可爱颜色的滋润而已,我有什么错。”

“接下来的几天也没变,我把他禁锢在屋子里,为他送水送饭,他撇着头不愿意吃,那我便替他热了又热,直到实在是不得不倒掉的时候就倒掉,但是水是不得不喝啊,于是我就一口一口喂他喝下去,水有的时候会顺着他的嘴角流下去,在一开始的几天里他起码会对我说说话,虽然全是什么狗屁的‘放我走吧’‘求你了’但是再后来他连这个也不说了,每天除了被我强迫喂下的水以外什么都不能吃,他以为这样的抵抗会有用的。”

“也只是他以为罢了,在他饿的头晕眼花浑身无力的时候,我微笑着为他插上了流食管。”

“然后他醒过来了,当然了,当他缓缓转醒发现自己已经被喂了食,急忙抠喉咙想吐出来但是已经吐不出来,只能惨惨的呕了几口,然后他憋得双眼发红,他问我。”

“‘你到底怎样才会放过我。’”

“等你重新爱上我。”

“要说这个人笨也是够笨的,我对他的爱明明白白的在那里他就是不懂。”

“这么纯白美好的灵魂,谁不想看他堕落呢。”

“于是我每天晚上都会准时和他做爱,在他饿的不行的时候喂给他流食,后来他发现这样的反抗没有一点用处的时候便老老实实的吃饭,喝水,不亏待自己一下,只是不再和我说一句,哪怕是在床上碾转的呻吟尖叫的时候都不肯喊我的名字。”、

“但是不可否认的,就连他也不可否认的一点,他离开我已经不行了。”

“即使是一个吻都能让他抿着嘴红了脸,轻轻捻动乳头也能让他浑身颤抖不已,更别提我提起他的腿哪怕还隔着一层布料在他体外摩擦都能让他抓紧了床单皱起眉头嘴唇微张喉咙忍不住颤颤巍巍的发出一声急促的喘息。说来好笑,每次和我上床都好像上刑的他,却在我连着五天没对他做任何事的时候,在我身边偷偷手淫。当我被吵醒掀开被子看着他腿间一片狼藉的时候,他脸上的表情精彩极了。”

“我忍着笑问他是不是忍不住了,他终于对我说了一句话,只可惜声音嘶哑”

“‘现在你干什么呢?操我,快点。’”

“我这么做了,当然,他掐住我的胳膊,腿主动的缠上我的腰,这让我很惊喜,我觉得他再次爱上我了,我以为。”

“这之间他的朋友也怒气冲冲的找过我一回,问我是不是绑架了他,这群家伙声嘶力竭的骂我‘疯子!你这个疯子!你把他藏哪去了!’而我面无表情的问他们为什么来找我,我和他在那后来再无联系,他们冲进来把我的屋子翻了个遍,结果什么都没找到只能愤懑离开,走之前被我扔出屋子那个人往我脸上唾了口唾沫,暗骂了一句‘垃圾’。我没说话,关上门之后洗了把脸,去暗屋里,走到地下室,摸了机关下来打开暗门,露出了被我藏起来的他,他嘴上被我蒙着布,手脚被绳子绑起来,浑身赤裸的被暂时囚禁在这里,我把他抱在怀里,替他解开束缚,温柔的问他是不是当时太着急把他弄疼了,说这话的时候我吻了一下他脸上的泪痕,他扭着头躲避我的亲吻,于是我把他放在地下室的桌子上进入了他。”

“作为惩罚。”

703笑了一下,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可笑的事情一样微微抬起了头。

“他们那群朋友还来过好几次,但是每次都找不到任何东西,似乎那时就想着立案,但是证据不足只能干跳脚,最终他还是成了失踪人口,人间蒸发。”

“我做的,都是我做的,无论是玷污这个人的身体,灵魂,握住他的双腿看他痛苦,吻他泪痕看他双眼空虚渐入情欲,都是我做的,我本以为他会因此而爱上我,但是我错了。”

“在某一天我和他躺在床上准备睡觉时,他突然推推我,问我。”

“‘你打算什么时候杀掉我。’”

“我很诧异并且有点伤心,我的爱人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呢,我是如此爱他,如此诚恳的爱他,尽心尽力只为了让他回心转意,但他却有了这种想法,我感到异常的愤怒。”

“愤怒,愤怒,纯粹的愤怒。”

“我翻身掐住他的脖子,手收的很紧,他条件发生的露出痛苦的表情,手指掐住了我的手指,我附在他耳边问我的小荡妇想玩什么新花样,但他却在濒死的此时露出了安心的表情。”

“安心的表情,平静,平静的让我心寒。”

“我如坠冰窟。”

“我松了手,他大口大口的吸气,然后甚至是有点失望和责怪的看着我,我呆愣了一会儿,发疯一样的吻他,抬起他的双腿进入他,他叹气,配合的揽住我的脖子,像是安抚一样的摸了摸我的头。”

“‘我爱你,我知道我爱你,我会等着你腻了之后杀掉我的,但你会杀掉我的,我了解你。’”

“他手指覆上我的脸,微笑,微长绿发松散在月光下,清冷的光却挡不住他的温和,我一瞬间以为他还是在问我‘你今天也做值日吗?’还是把扫把递给我一个等着和我迎着暮色回家,一切都没变,我没有和他相爱,也没有和他接吻,也没有和他做爱,更没有将他囚禁在此满我之欲。”

“我有点迷惘的翻身下床,他却拉住了我的手,微笑,抬起上身给了我一个吻,很轻很柔,我甚至能感觉到他嘴唇的细纹是怎样扫过我的嘴唇,难得的缱绻却让我倦意涌来,我揽着他沉沉入睡。”

“第二天起床的时候他就在我的身边沉睡,嘴唇微张眼睛轻闭,发丝稍微有点乱,我把他落在脸颊上的头发挑到耳后轻轻地在他脸颊上印下一吻,他的浅睡却因此被我打断,起床第一件事却对我笑,他给我了一个吻,对我道早安。”

“早安,早安,这两个字我念叨了半天,温柔的都能熨进我的血液,我的骨头,我最深处的心灵里,我确定我是爱他的,更加确定,我确定他是爱我的,更加确定。”

“我抖着手腕翻了下煎蛋,他从身后抱住我的腰。”

“一切都风平浪静极了,我以为这样会持续下去,问题却出现了我身上。”

“就像他说的一样。”

“我厌倦了。”

“我厌倦了他的过于柔顺,过于依赖,过于温和,他身上一点原来那种军人的硬气都没有了,有的是,一个没我就不行的小瓷玩偶,我看着这个人和我相知相恋,一手操作他逐渐堕落,直至现在,我却厌倦了。”

“而他这么了解我,在某次准备入睡的时候,他把我的手抓住,放在了自己的脖子上,我一愣,手下的皮肤柔软而温暖,心脏跳动有力,脉搏平缓而规律的在我手指下弹动,骨骼像是一下就能捏断一样。”

“‘杀了我吧。’”

“他还是那么温和的笑。”

“‘既然你厌倦了,那我的存在意义就没有了吧。’”

“我的表情安静下来,手指捏紧,捏紧,他痛苦的皱紧了眉,我却在此时松了手。”

“他坐在床上看着我,我抱紧了他,倒在床上。”

“但我不是什么有耐心的人,虽然我一直一直掩饰着,隐瞒着,欺骗着自己,但是总是有限度的,当我可以称为粗暴的进入他的时候,他却用那种依恋的眼光看着我的时候,我终于爆发了。”

“我终于掐住了他的脖子,手指收的越来越紧,越来越紧,他似乎知道了我这回绝对不会放手,先前痛苦的表情逐渐放松,掐住我手指的手也放在了两边,他最终只是叹了口气,手指因为缺氧而颤抖,抚上我的脸。他已经不能说话了,但还是微笑,在最后给我比着口型。”

“谢谢。”

“我爱你。”

703猛抬起头,脸上的表情古怪极了,但是表情却是称为高兴抑或是更激烈的表情。

“我爱着他!我是如此爱着他!我满足了我的愿望,满足了他的愿望!我何罪之有!”

因为大幅度的动作,束缚着703铁链被拽的擦擦作响,然后他突然安静下来,带着满足的微笑,平和的叙述。

“我在那具逐渐冰冷的身体里达到高潮,我和他依旧微笑着的嘴角接吻,像是我千千万万次做的一样,我饮下这个吻,爱意灌入喉咙直达心脏。”

“为爱之人,何罪之有。”

他对着摄像机摆出了一个温和的笑脸,金色的眼睛里盛满了的全是对一个被他杀掉的已死之人的热烈爱意,他微笑。

“如果你们现在问我我是否悔过,问我是否认为自己有罪。”

“那么我依旧坦然的告诉你们。”

“我无罪。”

-

“疯子……疯子……”

审讯室外,监听着一切的人群里,KA-BOOM掩住了嘴睁大了眼睛,Sneaky揽住他的肩膀,大屏幕上金眼绿发男人的嘴角上翘,表情坦然,一如他们被这个人杀掉的朋友Flippy。

KA-BOOM皱着眉,牙咬得紧紧的,忍不住的眼泪终于顺着脸颊流下。

“…………Fliqpy这个疯子……”

而Fliqpy仿佛是听到KA-BOOM对他的责骂,敛了笑容却还是忍不住微笑,表情简直就是和Flippy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他平稳而坦然的说道。

“我无罪。”




——————————————————END


评论(30)

热度(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