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七

就叫一个七

【律茂】变质(2)

题目:变质

 

作者:Federico

 

配对:影山律x影山茂夫

 

分级:NC-17

 

简介:“你是我一生挚爱。”

 

警告:病律,前期性格,二设一大堆。

     二十三岁律X二十四岁茂夫


→第一章


-2.


 


-盘踞在心里的,难以磨灭的,最难掌控-


 


第二天影山律是伴着宿醉的头痛皱着眉起床的。


他缓慢的从床上坐起来,移到床沿上双脚踩着地坐着,脸上还是有些轻微的刺痛,他摸了摸自己的脸,满脑子都是昨天自己做的混账事。


自己是怎样压制住自己的哥哥,吐露爱意,强迫他张着嘴和自己接吻,拥抱着他,甚至到最后有了想进入他的想法,还有最为深刻的——狠狠打在自己脸上的一巴掌。


他有点泄气的低头,甚至有点后悔自己之前的收手,眼睛撇到他床头放着的他和哥哥小时候的合照,站起身来烦躁的揉了揉头,不留痕迹的把它倒着摁在床头柜上,舔圌了下嘴唇,推开了房门,下楼,从卫生间洗漱出来发现哥哥已经做好了早餐规规矩矩的放在桌子上,但是他本人却不在,影山律一边四处看着一遍走过去,扯过盘子下压着的纸条。


“律,我有事先出门了,你昨天喝醉了我今早就没有叫你起床,如果饭凉了直接放微波炉里热一热就好。”


律看完了纸条,折了两下放进口袋里,鸡蛋和烤面包都凉了,凉透的煎鸡蛋油腻腻的让影山律几乎难以下咽,但他就是不想起个身子把它们放微波炉里转两圈,味同嚼蜡的吃完了饭,他坐在沙发上重新掏出纸条一个字一个字的看。


哥哥的字体是很好看的,直线平整,曲线圆滑,和他的为人一样,毫不潦草的活在这张纸上,只不过这次写的却含了点杂乱的意味,无论是有点颤抖的直线,还是出了棱角的曲线,都入不了影山律的眼,他用手指在这张纸上摩挲,然后揉成球扔到了垃圌圾桶里。


他向后躺在沙发上,眼睛看着天花板。


影山茂夫。


他在嘴里念叨了半天这四个字,却怎么念怎么难受,然后他又在嘴里默念另一个词。


哥哥。


这两个字,倒是越念越舒心,每当念一次就能让自己紧紧巴巴着皱起来的心稍稍的舒展一些,他抱着沙发上的抱枕倒下来躺着。疲乏下来的神经又让他有了点昏昏欲睡的意味,他又一次想起来昨晚他和哥哥之间缠在一起的吻,甜蜜的吻。


他这么想着,把自己怀中的抱枕抱的更紧了一些,手却忍不住的伸进了自己的裤子里,正如他从前第一次青春期骚圌动开始就明晓的事情,哪怕是梦见自己哥哥在自己怀里给自己一个吻都能让他在早起的时候惊慌失措的发现自己的底圌裤湿的一塌糊涂,更别提他昨天才刚刚实践过。


昨天晚上,就在这里,走三步就能到的地方,不到二十四个小时的世界,他的哥哥被他压在墙角上血液混杂,喉咙滑动,语音呜咽。


呜咽,呜咽过后他这么想着,手指握住上下滑动。


种下的毒果,身上的热恋,背负的原罪,离他千里的哥哥。


“哥哥……哥哥……呼……哥,哥哥……”


影山茂夫被情圌欲渲染的潮圌红的脸逐渐清晰的显现在影山律的眼前,黑发黑眼,睫毛颤抖,情圌欲的粉红色从他的脖子一直爬上脑海,他仰头,露出脖颈,影山律俯身亲吻,吮圌吸,啃咬,直到分开的那一刻他也达到高圌潮。


手指间黏圌腻的白圌浊清清楚楚的告诉他他刚才做过了什么,他把手拿出来,看着愣神,然后面无表情的站起来,揣着手走进卫生间里,把手洗的干干净净之后,脱掉家居服扔到脏衣篮里,打开淋浴喷头。


他用手撑着墙壁,一晃神好像自己哥哥又在自己怀里,手搭在自己手臂上,稍稍仰视的看着自己。


他说。


“律……”


影山律把头嗑在手背上,皱着眉头任凭水冲在自己身上,胃里的鸡蛋和面包片混着油腻黏在胃里直让他想吐出来。


“律!”


这真的是哥哥的声音了,从玄关传过来,影山律猛地睁开眼,向屋外看去,关掉水龙头扯过浴巾草草的擦了两把围在胯部便踏着水走出去。


“哥哥!”


你去哪了?怎么一早起来就见不到你?今天不是周六吗为什么你要出去?和谁有约吗?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不叫我起来?你什么时候出去的?出去干了什么?不想和我在一起吗?以及昨天晚上……


想说的话汹涌而出闷在嗓子里堵着,影山律看着自己哥哥站在门口扶着柜子脱鞋却一句话反而都说不出来了,他低下头整理表情,然后重新微笑着看着自己哥哥。


“你回来了。”


“恩。”


影山茂夫穿好拖鞋走进来。


“律,这件事我想了很久了,我差不多也该搬出去住了。”


“……哥哥!????”


影山律一下子跑过去攥圌住影山茂夫的肩膀,瞪大了眼睛看着他。


“为什么要搬出去?为什么突然想搬出去?”


“律你掐我掐的好疼啊……”


影山律收了手,舔圌了一下干涩的嘴唇。


“哥哥为什么要搬出去。”


“这个嘛……”


影山茂夫有点尴尬的挠了挠头。


“……律也的确是不小了,我一直和你住在一起也挺麻烦的吧,我也是是时候该独立出去了,怎么能让你总照顾着我呢?我还是兄长呢,并且……”


他不知道。


他不知道。


之后的话影山律惊恐的一句话都没听下去,冷汗从他身上冒出来。


他还是不知道,他还是不懂。


你凭什么不懂!你凭什么不知道!哥哥!哥哥!你为什么还是不知道!


一个声音在他心里胀圌大快涌圌出心房。


他还是把你当弟弟看待。


无关爱情,只与亲情相关,即使在你与他拥抱后,失控了和他接吻后,甚至差点和他上了床后,他还是把你当弟弟看待,还是把你的行为当做大人酒后的冲动。


冲动,局限于冲动,不分人,不分场合的原始冲动。


“……就这样啦,律?我又不是不和你见面了不要这么伤心,律?”


“因为昨晚是吗。”


影山律因为刚沐浴过的原因,头发还粘在脸上,此时他面无表情冷脸看着自己哥哥的样子,让影山茂夫有点不敢看着他的眼睛,他听见影山律张嘴就说这句话,更是尴尬的摆手,抿着嘴一句话说不出来,憋了一会儿才打着哈哈就要绕过他往屋里走。


就在他经过影山律旁边的时候,影山律猛地拽着他的手腕把他拽到自己面前。


“你去干什么?”


“我已经把东西收拾好了,早上出去去看房……离我工作单位也很近价格也不贵,合适的房子,一会儿我就会……”


“离开我?”


“别说的这么奇怪,只是不住在一起罢了。”


“那你为什么不和我住在一起了?”


“……律也觉得很麻烦吧,毕竟和哥哥住在一起做什么都不方便。”


“哥哥,你还是在意昨晚的事吗。”


“不要再提了,你只不过是一时醉酒。”


你为什么还是不懂。


哥哥。


你凭什么还是不懂。


影山律率只觉得天旋地转,自己如坠冰窟。


他扯住影山茂夫的手腕,低下头就往他嘴上亲,腿像是昨晚一样卡在自己哥哥的双圌腿圌间,把他的后背压到沙发的靠背,一只手穿过他的腰后把他禁锢在怀里,一只手曲着撑在沙发上。影山茂夫被这个吻惊得七荤八素,双手颤抖着捏着影山律抱住他的手臂什么也说不出来,直到氧气快被剥夺殆尽影山律才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哥哥红着眼睛张着嘴大喘气,他把自己哥哥抱得更紧,空出来的手把自己湿漉漉的搭在前额头发全部捋到脑后,他看着自己的哥哥。


“那现在,我没有喝酒,我也没有醉,你能明白我了吗,你能懂我了吗,哥哥。”


“我喜欢你。”


“我爱你。”


影山茂夫用手抵在他的肩膀处,拼了命的想推开他,他仰着头看着自己弟弟大喊。


“律!你疯了吗?”


“我爱你,哥哥。”


影山律还是很平静的陈述着一个事实。


“和我做吧,哥哥。”


-

还有半小时开学……同志们我们下次放假见!

不知道哪个词不对了只能重发了……

评论(21)

热度(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