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七

就叫一个七

【律茂】少年心性

没错这是整个律茂圈最ooc的文!

超级ooc,纯属我个人恶趣味,一口怪味儿仓促小甜饼……不,这可能是五仁馅料的小月饼。

一定要做好充足心理准备再看。

我觉得我大概要掉粉了。

-

影山律觉得自己大概是把自己这辈子的坏运气一次攒到今天爆发了。

作为一个并不是那么正直的好孩子,他自认为有那么一点并不过分的少年欲望实在是很正常的一件事。

没错,很正常,但这起码也是件私密的事情,他还是一直小心翼翼的保护着自己这个小秘密。

他哥哥每天下午这个时候都会晚回来那么一会儿去锻炼身体,而这一个小时就是他露出狐狸尾巴满足自己少年心性的时候。

钻进自己哥哥房间里,拉上自己哥哥屋里挂着的窗帘,躺在自己哥哥床上,寻一件自己哥哥的换下来的衣服,最后气喘吁吁的红着脸释放一下自己压抑着的压抑着的情绪,这么说出来的确是挺不好意思的,可是转念一想又有谁没点这样不纯良的坏念头呢?

这么想想也就释然了,而就他今天掐着时间进了自己哥哥房间,刚刚抛离羞耻感脱下裤子把脸准备埋进自己哥哥的衣服里的时候。

门打开了。

影山茂夫穿戴的整整齐齐站门口,连手都拉着书包带子老老实实分毫不差的挂在肩膀上,另一只手扶着门把,看见自己弟弟抱着自己衣服趴在他床上手还放在某个不可描述的地方的时候,经过极短时间的停顿,他沉着脸重新走了出去。

完了,完了,人生崩塌世界毁灭,影山律一遍穿裤子一边悲悲切切的想,他一会儿怎么跟他哥解释?“哥哥说来你可能不信,但这是你衣服先动的手。”然而就在他连裤子都没提上屁股的时候,他哥又重新推门走了进来,连表情都没变。

影山律愣了吧唧的看着他哥,他哥愣了吧唧的看着影山律,大眼瞪小眼的好一阵,他哥又把头一扭缓缓关门把自己挡了出去。

-

影山茂夫觉得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再这么尴尬了,肉改社好不容易放个假他小跑回来想给自己弟弟做个晚饭吃,刚打开自己房门就看见他弟抱着自己衣服在干什么不可告人的事儿,他还以为自己打开的方式不对,立刻关门出去,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平复下心情,吸气呼气,吸气呼气,拍拍脸重新走了进去。

行吧,他看见他弟蒙了吧唧的帅脸,还有他弟穿着的(他给挑的)蓝色史迪仔四角裤衩儿。

不是打开方式或者他看见幻觉了,他那个影山·bug·律弟弟,真在他卧室里抱着他衣服干着啥充斥着少年冲动的事儿。

影山茂夫天旋地转的觉得此地不可久留,立刻拉上门蹬蹬蹬跑到楼下,平复着自己受惊吓过度的小心脏。

-

被暗恋的人看见干不可告人的事儿,其实这也算是某种告白而已。

只不过这和真正的告白多了点什么?

呃……

行动力?

-

等他磨磨唧唧穿好衣服一步一步蹭到楼下的时候,他哥哥煮了两碗充斥着奶香味儿的燕麦粥上来,自己坐一头勺子放一边,一口没动等着影山律下来陪个饭。

影山律尴尬的快上天了,他红着脸拉凳子坐下,想了半天解释什么结果啥都说不出来。

算了吃饭。

而他哥哥刚拿起来勺子,勺子就跟铁丝一样立刻扭成了个不可思议的螺旋状,影山律一哆嗦,看着都疼。

啊。

地狱。

影山律看着他哥脸都黑了,忙起身去给他拿个新勺子。

刚起身,影山茂夫就开口了。

“律,坐下。”

“是!”

他啪叽一声就把自己怼凳子上老老实实双手放膝盖上等着他哥发话。

只见他哥红了脸吞吞吐吐半天憋出来一句话。

“你要不……跟我交往试试看?”

“好的我立……!哎哥哥你刚才说啥你再说一遍?”

-

其实发现自己弟弟对自己抱着什么隐晦的小秘密,影山茂夫不但没觉得恶心,反而倒觉得有点高兴。

一直以来影山律对自己抱着的那点小心思,影山茂夫是一直看在眼里的,无论是在自己做不出来数学题的时候靠着自己的肩膀给他讲题,或者半夜睡不着觉来他房间手拉手躺在一起谈心,再或者是在临别时习惯的礼节性的亲吻,在很早之前就已经是一层纸就等着他们两个谁出来捅破了。

……只不过,这捅破的方式还是挺特殊的。

-

“你要不要……跟我交往试试看?”

“要!要要要!要要要要要要!”

-

影山律觉得自己大概一辈子都不会有这么大转折的一天了,本以为他哥绝对会把他扫地出门或者扇他一巴掌,结果到最后却是弯了个勺子就被红着脸的初恋对象告白了。

啊。

天堂。

他刚亲亲热热的端着自己的燕麦片坐在哥哥身边,他哥就红着脸又开口了。

“不过……律,以后还是不要做那件事了。”

“……哥哥你……”

“我能理解啦就是还是……有点,有点不舒服。”

影山律的勺子叭一声软了。

啊。

影山律的少年心性算是彻底灰飞烟灭了。


-

我就是想用这个正经的事例告诉你们。

做个行动派!

(正直的目光)


评论(9)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