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七

就叫一个七

【律茂】假定女友

假定女友



小短篇,恶趣味,OOC全在我。


今天的影山律有点不对劲。

虽然在父母面前的确是一脸正常,但是关心弟弟过头的影山茂夫还是在弟弟眉目里发现那么点不对劲,吃完饭他直接敲了自己弟弟的房间门。

“律?”

“是哥哥啊,进来吧。”

影山茂夫推门进来,抬眼就看见了桌子上可疑的粉色信纸,影山律感觉到哥哥的目光,不留痕迹的侧身掩住。

“怎么了吗,哥哥?”

“也没有什么事”影山茂夫向前两步。

“律你今天看起来心事重重的样子,如果有什么事情很烦恼你可以和哥哥说说的。”

他略略一皱眉。

“这就不用了。”

“律你……”

影山茂夫后面一句话咽回肚子里,讪讪的笑笑,重新走了出去。

影山律若有所思的看着影山茂夫关上的门,不明所以的露出一个微笑。

之后的两天也是如此,也许是靠着那个所谓的心电感应,影山茂夫能感觉到影山律的烦恼日益稠重,他总是忍不住有点担心的看看面上若无其事的影山律,终于第三天他还是敲了影山律的门。

“律,我可以进来吗?”

“哥哥吗?进来吧。”

影山茂夫重新推门而进,影山律用身子挡了一下身后溢出来的粉红纸张。

“怎么了吗,哥哥?”

“律,我最近看你总是一副烦心样子,真的没有什么事吗?”

影山律沉默,影山茂夫上前一步。

“你可以和我说说的……说不定我能帮上忙。”

影山律无奈的看看他,叹口气,站起身坐到床上,影山茂夫现在才看到桌子上堆着的粉色信纸,用手指想想都能知道是什么,他有点不好意思的避开视线。

“就是这个,最近总是莫名其妙的收到这种东西让我不是很开心。”

影山律从桌子上拿下一张捏手里,影山茂夫走过去坐到他身边。

“这不是很好吗,律还真是受欢迎呢。”

“可我并不想沾染这个。”

他厌烦的把手里的信纸拍在桌子上。

“很麻烦,我要回复应酬,道歉,说不定还有人哭哭啼啼的让我心烦。”

“……这的确是。”

“所以我想啊,如果我有个假装是我女友的人就好了,过几天同学聚会带过去就能堵住那群人的心。”

“那你和一个女生说清楚让她帮你不就好了。”

“如果她以为我对她有意思就麻烦了。”

“这样啊。”

“是的,所以最近因为这件事很苦恼。”

影山茂夫很伤脑筋的皱起眉头。

影山律看着他。

许久他叹口气摇摇头。

“律,这我帮不了你。”

影山律无言的撇撇嘴,影山茂夫有点不好意思的站起身来想往外走,影山律冷不丁说了一句。

“那如果哥哥当我的女友呢?”

“律?”

影山茂夫猛地扭头看着坐在床上低着头的律,律见他哥哥停住脚步,于是抬起头看着他。

“哥哥不是有女装吗?穿着那个也可以吧,不说话跟女孩子一样呢。”

“可是律……?”

“怎么这么犹犹豫豫的,哥哥,是你主动要帮助我的。”

影山律站起身来,拽住自己哥哥的手腕,颇为无害的:

“不打算帮我了吗,好不容易想出一个好办法。”

“可是……我是男生啊。”

“穿上女装不就可以了吗。”

影山律离他更近了一步。

“哥哥,你可以帮我。”

影山茂夫看着自己弟弟的眼睛,迷迷糊糊的就说了一句:

“我……我可以。”

“哥哥可以帮我什么?”

“可以……可以穿着女装跟你去同学聚会当你的女友。”

“哥哥肯帮我啊。”

影山律很高兴的笑起来,松开了他哥哥的手腕。

“真是太好了,我很高兴。”

影山茂夫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正要做出什么解释的时候影山律很信赖的说了一句。

“哥哥肯帮我真是太好了呢,你不会反悔吧。”

解释的话都重新打断融合,最终影山茂夫愣在那里嗫嚅的说了一句。

“是的,我不会反悔。”


评论(10)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