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七

就叫一个七

【觉军】无题

很久之前写的EA……好崩啊,但是换成觉军莫名合适??

无头尾短篇,接受就看?

 






这不对劲。

















Flippy从床上起身,一身的冷汗,他穿着自己的白色睡衣,一如既往的带着些许不适从床上起身,他看着自己毫无痕迹的手,想着那件事。

那件让他难以启齿的事。

或许只是个梦

他的日历停留在事发当天,窗外阳光明媚的让他想哭,锁骨之间,他所印象的烙印之处,毫无痕迹。

什么都没有。

那只是个莫名其妙的可怕而恐怖的梦。


他走出房门,看着端端正正坐在办公桌前的Fliqpy,他听到门开的声音,抬头看着他就是一个笑容。

一切都是像是原来一样,又平淡又可爱,Fliqpy仍是他的伙伴,他的朋友,他最好的朋友,这一切都没有任何改变。

“我做了个很可怕的梦。”

“是吗?”

Fliqpy不经意的紧了紧领口,Flippy根本就没有多想。

“什么样的梦?”

“什么样的梦?我也忘了,记不清楚。”Flippy倚在窗边朝他笑,试图忽略浮现出来的那些阴暗极了的场景。

窗帘随着风的运作而鼓动着,阳光在Fliqpy的脸上移动,闪烁不明,他紧了又紧的领口随着他后仰的动作打开了一点。

一点红得发亮的颜色从他白的发透衬衣里现了出来。

那些晦暗的事情又猛地从Flippy的心里陡然升起,他抖着嘴唇,瞬间惨白了脸,快步跑过去,打掉Fliqpy阻止他动作的手,扯开他的领口。


花体的F。

Fliqpy的手写。

他此后余生永远难忘的一个F。

他仿佛还能感受到那发红的烙铁移上自己身体所带来的发烫的惊恐。


Fliqpy停下了挣扎,安静的看着Flippy。


他所经历的事情像黑潮一样向他涌来,监禁,未婚妻的死亡,头颅被割下来放到自己的面前,睁大的眼睛,凝结着血块的头发,他的呻吟和反抗,Fliqpy一遍一遍的穿刺和低吟,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自己的喘息,眼泪,扭动,手腕被粗绳磨破迸出鲜血,自杀未遂,脖子上代表着屈辱的项圈,铁链绕在自己的脖子上,利刃穿过他的手,他的自暴自弃,放荡而下流,Fliqpy的笑容,愤怒,纠结的眉头,落满自己全身的吻,Fliqpy,Fliqpy,Fliqpy。


他的手掌突然疼得让他几乎掉下眼泪,一道伤疤用尖锐的疼痛张扬的提示着Flippy它的存在。


那不是梦。


那不是梦。


有个声音回响在Flippy的胸腔,一遍一遍的提醒着他,绝望的重复着,一遍又一遍的低语着。


那不是梦。


评论(3)

热度(59)